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留白(17)

#娱乐圈文#


#私设如山#


#经纪人&演员#


   前文走——(1)(2)(3) (4) (5) (6)(7)(8)(9) (10)(11) (12)(13) (14) (15) (16)

tag请走——凯歌《留白》


莫朝朝渣文索引→酥饼饼暖烘烘的烤炉




Chapter17

 

回应胡歌的是王凯略带急促的吻。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直接将胡歌压在身下亲吻,Alpha的野性早已战胜理智抢占了上风,王凯吮吻着胡歌的嘴唇,两个人唇舌相接,根本顾不得Omega头上那碍事的纱布,王凯恨不得在医院就把胡歌就地正法,但是他不能。


且不说胡歌是公众人物住院楼人来人往,他也实在不想在这种地方分享属于他们之间的激情。


于是王凯惩罚一般微微使劲儿地啃咬了胡歌的下唇,伸手拍了拍Omega的屁股,“今天就先饶了你,等你出院了……”


Alpha慢慢凑近胡歌微红的耳朵道:“一分一毫我都要讨回来。”


胡歌果然收了小动作,乖乖地靠在王凯的怀里玩弄着自己的手指,Alpha不由得失笑,轻轻摸了摸胡歌的发顶道:“你怎么和这两根手指头过不去?”胡歌并没有立刻回答王凯的话,他自顾自的将自己的食指中指和小拇指纠缠成一个令王凯瞠目结舌的形状,然后甩甩手道:“你行吗?”


天知道胡歌的手指究竟软成什么样,如果非要王凯形容的话,他觉得胡歌的手指头没长骨头,要不他怎么会摆弄来摆弄去也没摆出那么奇怪的造型?王凯一脸懵逼的看着胡歌,对方却早就憋不住笑意,朗声道:“凯哥,你手指太长了,弄不出来。”


王凯眯了眯眼睛,一脸不置可否却又不甘心被自己的Omega嘲笑,于是他动了动身子搂紧了胡歌,“是啊,手指长做不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但是手指长可以……”


Alpha一脸的高深莫测,胡歌又不傻,自然而然听出这货话里有话,本来脸露出来的地方就不多,这回可好,囧到眼眶都发红了。于是他力道不轻不重的给了王凯一杵子,埋怨道:“这可是医院,净说些骚话。”


王凯扶额,心想: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没羞没臊的,现在倒是埋怨起他来了。Alpha不紧不慢的释放了些许信息素,嗅到气味儿的胡歌很快就老实下来了,他一脸不情愿的靠在王凯的胸膛上,撅着嘴,好不开心。


“怎么?生气了?”王凯捏了捏胡歌的耳朵,对方却并不想搭理他,扔过去一个白眼,王凯也不恼,伸出自己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在胡歌的眼前乱晃。


“我现在问你个问题。”王凯清了清嗓子,“你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的人?”


王凯笑眯眯地询问,一双手愈发的不老实,一会儿覆上胡歌的眼睛,一会儿摸摸胡歌的胸膛,Omega实在是受不了了,愤愤地吐出两个字。


“我的。”


Omega依旧摆着臭脸。


王凯没办法,只得用自己那双好看的手揉了揉腮帮子,动作慢慢悠悠的,还带着些许小情绪,胡歌假意不去看他,却听见Alpha在一旁吐槽:“唉,也不知道我刚才是不是亲了一卷纱布啊,居然有棉线混进了嘴里。”


“噗……”一秒破功,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王凯索性搂着胡歌睡了一个午觉,却没想到这一觉如此之长,醒来的时候天色渐渐暗沉,王凯也要回家给胡歌准备晚饭了。


“王凯。”胡歌叫停了王凯的脚步,他转过头去看胡歌的神色,试图在那幽深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自从两个人确定关系以来,胡歌很少会叫他名字,通常都是叫‘凯哥’,虽然偶尔也会没大没小的叫他‘凯凯’,却极少会有这样认真的神色。王凯忽然有些害怕,也许胡歌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一无所知,思及此,Alpha的内心忐忑起来,他觉得自己离那个黑暗的旋涡越来越近了,更糟糕的是——没人救得了他。


Omega望向自己的Alpha,对方也回望他,四目相对,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胡歌觉得王凯应该和自己说些什么的,然而Alpha静静地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于是胡歌捏了捏拳头道:“明天就要拆线了,凯哥,如果……”


他没有继续发出声音来,王凯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接上了话茬儿。


“不会的,歌歌。”


“一切都会变好的。”


一切都会变好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可是……一切都会变好……吗??胡歌低头看自己的拳头,王凯说了什么他都没听进去,他什么时候开门离开的胡歌也不记得。再回神,已然是繁星遍布的夜晚,病床的角度调整的很好,胡歌只消微微偏头便可以看到好看的夜空。无数星星挣出夜幕探出头来,夜得潮气在空气中慢慢扩散浸润。胡歌这才惊觉,上海的晴天已然到来了。


他实在是病了太久了。


星星们尽力探出头来,尽着自己的力量将点点滴滴的光融成光亮,映在胡歌的眼眸里,不像阳光那样灿烂,也不似月光那般冷漠。胡歌盯着那星星看了许久,久到他听不见王凯进门的声音。


Alpha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这使他的好身材一览无遗。王凯放下手中的保温桶,俯下身子亲吻胡歌的嘴唇。


“这次不怕吃一嘴纱布了?”胡歌笑着打趣他。


“不怕,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怕。”王凯揉了揉自家Omega的发顶,无论胡歌怎样隐藏,王凯都能感受到他心中躁动着的不安,他拉开床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修长的手指旋开保温桶的盖子,便有袅袅的香气氤氲开来,胡歌忽然想起第一次喝王凯熬的汤时,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胡歌心想。


只要有王凯,他就什么都不怕。

 

 

-TBC-

评论(11)
热度(96)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