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留白(23)

#ABO设定#

#娱乐圈文#

#私设如山#

#经纪人&演员#

   前文走——(1)(2)(3) (4) (5) (6)(7)(8)(9) (10)(11) (12)(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tag请走——凯歌《留白》

莫朝朝渣文索引→酥饼饼暖烘烘的烤炉

Chapter 23

 

拍戏的日子虽说辛苦,但是有了胡歌袁弘和刘诗诗这三个活宝之后,整个剧组连带着导演都活泼了起来。这样的创作氛围虽然闹腾,但贵在轻松悠闲,有提高工作效率的好功效。

这一日,歌诗弘三人在草原上研究着杀青放烟花的事情,王凯和李国立导演坐在一旁闲聊。

“小王啊。”李导盯着闹腾的三个人,不由得和王凯打开了话匣子。

“听说你也是表演专业出身的,你看小胡他们天天这么闹腾,就没有戏瘾吗?”

“其实是有的。”王凯诚恳的回答道。

“我觉得小王你可以试着走演员这条路,你和小胡……如果磨练到位,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时双璧。”李导这一席话没说太满,但贵在推心置腹,他盯着王凯看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如果有好角色的话,可以试一试,我看人还是挺准的。”

“那就谢谢李导了。”

李国立站起身去加入那三位的“烟花大军”了,王凯把导演的话想了又想念了又念,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把导演的一时兴起当回事儿。他曾经发誓,再也不演戏,不走演员这条路。

他实在是太熟悉娱乐圈了,王凯对这个圈子可以说是又爱又恨。浸润娱乐圈多年,他深知其中的种种套路,也见过其中的种种黑暗。第一天定角第二天就被撤掉的大有人在,潜规则在这里都是小case,各种陷害加起来足足能拍出800部宫心计。作为中戏的毕业生,年少轻狂的时候王凯也有一颗追逐梦想的心,也想成为一名活跃在大荧幕上的优质演员。

只可惜他没有。

王凯有的时候也会想,如果他当年毕业的时候没有和魏然厮混到一起,没有所谓的“站错队”,也许现在的他比艾薇儿牛逼多了。只是这世界没有如果,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着,兢兢业业又片刻不停,没有半点儿的偏航。

实在是糟糕透了,Alpha抚着额头想。

王凯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他本以为李国立说的“找个角色”就是打趣他玩儿的,直到这天导演把剧本扔给他,王凯才知道李导是跟他动真格的了。

“看看吧,小王。”李导把剧本递给他,王凯愣了好久,手都有些抖了,倒是胡歌一点儿都不意外似的,用胳膊肘推了王凯一杵子:“凯哥你倒是看看啊。”王凯这才回过神来颤着手接了剧本,台词不多,李导给他选的角色是华筝的哥哥,拖雷王子。

拖雷王子虽然戏份不多,却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妹控属性,心有大义,不算难演。王凯踌躇了许久,一抬头正对上胡歌亮晶晶的眼睛,Omega朝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又拜了拜做了一个please的动作。

胡歌都这样求他了,他又怎么忍心说不呢?

于是王凯先是顺了顺剧本记一下台词,又和胡歌对了戏,硬着头皮上了。这场戏是郭靖黄蓉与华筝的一场对峙,他作为华筝的哥哥对郭靖违背婚约的事情产生不满,来为自己的妹妹抱不平。

“Action!”猝不及防的打板了,全组都来围观王凯的处女戏,闲着没事儿干的袁弘也叼着棒棒糖来围观,人围的里外三层,好不热闹。

“好了。”黄药师率先入戏。“现在我在这里,番邦女子的兄长在这里,你的六位师傅在这里,你明明白白的说一声,你要娶的是我的女儿,不是这位番邦女子。”

“我……”郭靖微微提了提肩膀,说不出话来,只见王凯瞬间绕过华筝跑了出来,微微有些愤怒的鼻音还没来得及被众人消化,他已至郭靖身旁,一把抓起胡歌的手向门外奔去。

“卡!”李国立叫停,片场的人都没说话,只见导演慢慢的站起身,然后率先鼓起掌来,接下来就是众人参差不齐的掌声。

“小王啊,不是我说啊,你不吃演员这行饭真的是可惜了。”

“李导谬赞了。”王凯不好意思的笑笑,李国立也没有寒暄太久,立马开始了下一场戏,镜头转至拖雷和郭靖谈话的门口。

王凯拉着胡歌跑出那道略窄的小门,一路奔至一棵树下,随后狠狠甩开他的手,厉声道:“郭靖安答。”

“男子汉纵横天下,行事一言而决,你既对我华筝无情,成吉思汗的英雄儿女,岂能向你求恳。”他的台词功底是极好的,这一席话情绪虽说没有过于激动,却也是气场强大,胡歌直接被他的责问弄懵了。

胡歌忽然意识到,在王凯的气场里,这就是属于他的戏,他就是唯一的主角。

然而懵只是一瞬的,这个表情也正配此时郭靖的情绪,于是王凯继续道:“既然如此,你我兄弟情义,今日断绝。”

王凯把断绝这两个字的音咬的又正又准,他眼里的情绪是那样的浓烈,胡歌甚至觉得这句断绝就是和自己说的,声音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拖雷安答。”王凯撇头冷哼,不再看向胡歌:“你幼时曾舍命助我,又救过我爹爹和我的性命,我们恩怨分明。”他慢慢悠悠的踱步,台词又稳又准,“你母亲在北,我自会好好奉养,你若要迎她南下,我也会好生相送,不会有半点亏欠。”Alpha精准的抓住了“欠”这个字的尾音,在舌尖儿上把它磨得摄人又好听,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袁弘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棒棒糖,还沾着口水的被他舔的透亮的棒棒糖吧唧一下掉在了沙地上,好不尴尬。

“大丈夫言出如山,你放心好了。”王凯不再说话,他负手看着胡歌,一脸正义凛然而又居高临下,这个时候镜头开始转动,郭靖立在那里,阳光将他的轮廓描摹的愈加清晰,他微微抬起头看了王凯一眼,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得对。”

“大丈夫言出如山。”他死死的盯着拖雷,似乎要将他的面容刻在自己的瞳孔上,气息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你说得对,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纵使黄岛主要取我性命,蓉儿要恨我一生,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话音刚落,郭靖转身而走,他藏蓝色的袍角匆匆掠过,拖雷不可置信的一个抬首,镜头就此停止。

“卡!”

众人都迎上来表示膜拜王凯的演技,导演也和大家伙起哄,这群人的热情搞得王凯一个Alpha好不自在,他和众人寒暄了一下,就去门口的角落捉胡歌去了。

只见胡歌大咧咧的蹲在那里画圈圈,活生生把自己当成了蘑菇。

“怎么蹲在这里,是在种蘑菇吗?”王凯盯着胡歌的发顶,伸手把自己的Omega提起来,“刚才对戏的时候就觉得你不对劲,怎么,被你男人帅到了?”王凯一边调戏他,一边忍不住笑,表情好不抽搐。

“呸!”胡歌朝他吐了吐舌头,“我才没被你帅到呢,我也是专业的好嘛?”Omega甩甩手,试图缓解自己的不自在,然而手刚甩出去,就被一个炽热而宽厚的手掌捉住了,Alpha饶有趣味的盯着他看,胡歌立刻心虚的直冒汗,干脆缴械投降。他深吸一口气捏了捏王凯的掌心,然后贴在Alpha耳边道——

“凯哥,来跟我抢饭吃吧。”

-TBC-

 

评论(15)
热度(86)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