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哑巴爸爸杀鸡记【毒/无脑甜】

哑巴爸爸杀鸡记

 

*

8.17贺文

 

*

无脑甜,巨型OOC


*

根据真实经历改编


 

概梗:大概是一个家徒四壁还想吃肉的故事×



 

吴邪有些厌倦了雨村生活。

 

倒不是说内心的搞事因子作祟,吴邪对于雨村的不满仅仅来自于这里湿润的气候。终年多雨的天气,对于他暗伤累累的身体来说,实在是过重的负荷,刺痛几乎是在骨缝里滋生出来的,搅得他不得好眠。

 

好在张起灵按摩的手法还是很不错的,他手掌力道十足,特别是那奇长二指,摁下去的感觉用胖子的话说就是“爽到飞起”、“high到爆炸”、“牛了个大逼”……吴邪本人对于胖子这些俏皮话并不感冒,反倒是张起灵,这人可能是在青铜门后面憋坏了,自从他出来之后,和人的互动变多了不说,偶尔还会赏胖子个笑脸。尽管这个笑脸微不可查,仅仅一瞬间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无波,可王胖子还是抓住了这个时机,并以此为荣,有事没事就拿出来和吴邪吹牛逼,他大大咧咧揽住吴邪的肩膀,嗓子破锣一般在耳边炸开:“我说天真,不是胖爷我跟你吹,想当初胖爷我也是个茅房拉屎脸朝外的汉子,小哥都对我笑了,我厉害吧!我厉害吧!”

 

他朝我笑的时候多了去了,吴邪忍不住腹诽。

 

话虽然这么说,吴邪总不能开个茶话会和王胖子分享俩大老爷们在雨村生活的点点滴滴吧?再者和这个闷油瓶子同一屋檐下的日子真的没啥好说的,大概就是——早起吃饭,灌他一杯雨仔参花瓣的茶,在饭点之前,要么喝茶,要么吃雨仔参做的点心。两人在长记性的革命道路上越走越远,日子也越过越无趣,无外乎是吃饭、喝茶吃点心、按摩以及各种意义上的睡觉。二人世界常有人来打扰,胖子操着一口京片子,他一来,两人的小院就像来了个吹拉弹唱组合一样,刚到的时候破锣一样,嚷嚷着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千里情缘一线牵”;成功进屋之后就像个大喇叭,开始叨逼叨叨逼叨,拉住吴邪和张起灵就不撒手了,非要跟人家分享“胖子和老丈人的二三事”;等到吃饭的时候就更管不了了,活脱脱就是个大鼓,咚咚的敲着饭桌子抗议,说:“胖爷再也不想吃有关雨仔参的东西了,咱能饶过雨仔参一家吗?”

 

每到这个时候吴邪都会一边给这位不速之客盛饭,一边干巴巴道:“不行!”而张起灵就会在王胖子哇哇抗议的时候顺手往他嘴里塞一个雨仔参花瓣的点心,减轻一下今日负担。

 

这一日,集吹拉弹唱于一身的王胖子又来了,这次的“千里情缘一线牵”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了意外之喜——一只母鸡。只见胖子宽厚的手掌里掐着一只咯咯叫的母鸡,这鸡又肥又大,一刻不停地在胖子手里扑腾,胖子被这鸡搞得够呛,叫嚣着:“再扑腾老子这就把你剁了”。说着,也不在院子里吹拉弹唱的吹牛逼了,直接冲进厨房捞了一把大菜刀出来。然而他看见自己手里的刀时,脸色暗了下来。

 

“你俩这日子是咋过的?菜刀怎么还能有这么大三个豁口呢?”吴邪顺着他看过去,只见菜刀上三个大豁口分布不匀。吴邪深吸一口气,又往上提了提气运丹田,大吼道:“张起灵!!!”这一声怒吼不可谓不响,饶是胖子都没见过吴邪这阵仗,只见张起灵慢悠悠的从房间里踱出来,瞥了一眼左手母鸡右手菜刀的胖子,又慢慢把目光转向吴邪,淡淡道:“怎么了?”

 

吴邪抢过胖子手里的菜刀,拿到张起灵面前让他看上面的豁口。

 

“小哥,这是不是你干的?”

 

“……”张起灵无言,眼神里分明带了点儿心虚。

 

“昨天你是不是用它劈的柴?”

 

“……”依旧无声,可神情显然是默认的神情。

 

“你……”吴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团火在心里释放不出又咽不下去,憋得他好生难受。胖子在一边憋笑憋得辛苦,见吴邪脸色难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在一边绷着脸忍着。吴邪看他俩看得脑瓜仁子直疼,他一把抓过胖子手里的鸡塞给张起灵:“你惹的祸,你来杀,不可以拧脑袋,要把全身的血都放出来。”

 

张起灵接过母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吴邪和胖子还是放心不下,准备围观小哥杀鸡。只见张起灵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拿着鸡,一言不发的慢慢蹲下身子,那鸡也不怕他,反而闹腾的更厉害了,小哥的耐心被它磨得所剩无几,直接拿起刀对准母鸡的脖子,一刀!

 

这刀实在被他祸害的太可怜了!刀刃钝的不行先不说,那豁口就够母鸡的呛了。只见这一下子没割开母鸡的脖子,倒是把它砸晕了,也不咯咯叫了也不挣扎了,它视死如归的蹬了蹬腿,一言不发。

 

胖子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扯着破锣嗓子喊了起来:“小哥,你的刀呢?虽说咱们杀鸡不用宰牛刀,但是这鸡跟了我一路它不容易啊,咱就给它个痛快的死法吧。”

 

张起灵不搭理他,再次手起刀落,母鸡的脖子被割开了一个口子,血洇洇地往外淌,吴邪拿了个盆子放在张起灵脚边接血,才转头对胖子道:“我们都是良民,怎么可能把家伙都带来,家徒四壁,就这一把刀,胖爷您对付着看吧,您哪天发达了可千万别忘了我俩。”

 

“我可去你的吧。”胖子笑着推搡了吴邪一下,两个人继续看张起灵杀鸡。那闷油瓶子似乎嫌放血放的太慢,索性又一刀下去,那豁口在母鸡的脖子上磨了又磨,总算把那口子割得大了一些,血流的也更快了。很快母鸡的脖子再也涌不出血来,张起灵把鸡往地上一扔,找脸盆子洗手去了。吴邪和王胖子也准备开水要给鸡烫毛,可水开了之后,地上那只死了的鸡不见了!

 

“鸡呢?”胖子一脸懵逼的看吴邪,吴邪也一脸懵逼的看胖子,这时张起灵拿着个脸盆子过来,往门外指了指道:“跑了。”

 

“靠!”胖子一声怒喝炸开了:“这败家鸡还没死!!”

 

“什么败家鸡?”吴邪白了王胖子一眼,“明明是败家菜刀,败家闷油瓶子。”

 

张起灵没理会吴邪的嘴炮,他把脸盆子一撂就去追鸡,吴邪和胖子也紧随其后,那鸡失血过多走的很慢,张起灵几乎轻而易举的就把它捉了回来,母鸡蹬了蹬腿想要逃脱,只听“咔嚓”一声,张起灵拧断了母鸡的脖子。

 

吴邪和胖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叹了口气。

 

胖子道:“这鸡也真是没少遭罪。”

 

“嗯。”吴邪表示赞同。

 

晚上,三人美美的吃了一顿小鸡蘑菇粉,在夹到一块肉的时候,吴邪的嗓子紧了紧。只见那是鸡的脖子部分,上面嶙峋着几道刀口。吴邪和胖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把这块鸡脖子放进了张起灵碗里。

 

“小哥你辛苦了,多吃点。”

 

张起灵也没说话,默默接受了,三个人酒足饭饱相谈甚欢,胖子这才说明了来意。

 

原来今天是小哥“出狱”两周年。

 

吴邪一听,才发现自己与世隔绝太久,居然把这事儿忘了,不由得有些歉意道:“这么好的日子,早知道杀两只鸡好了。”

 

胖子看了看张起灵,眼睛暗了暗,想说些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只默默在心里立了个flag——下次来要多带几把菜刀。

 

毕竟……这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如狼似虎了!

 


-FIN-



鸡:“我不要面子的啊!祸害我一个就够了,还想打我同族的主意!”



*一些废话

 

这个杀鸡的事儿真的是真事,就发生在昨天(躺平

当时就想,小哥杀鸡的场面一定十分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文没怎么突出瓶邪,除了那句“各种意义上的睡觉之外”,更多的都是铁三角。

我觉得这个重要的日子一定是他们三个人一起过的!

永远的铁三角,又是一年8.17,今年没去长白,希望小哥吴邪一直安好w

配一张15年的旧图吧2333333




评论(11)
热度(22)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