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办案时期的爱情【kkw生贺H】

*

刑警凯×法医歌

 

*

一辆温泉小破车

 

*

818凯凯王生日快乐!盒盒盒盒(ㅅ´ 3`)♡

 

王凯觉得胡歌这张嘴绝逼开过光。

 

本来好好的一个生日,他俩也难得休假,俩人在家撸猫腻歪感慨着“假期真美好”的时候,胡歌幽幽的来了一句:“也许一会儿就来事儿了呢?”

 

好家伙,还没过五分钟,手机就开始催命的响。先是胡歌的,有人报警称在海岸线发现一具无名女尸,需要他紧急出个现场。胡歌撂下电话就匆忙去拿自己的箱子,王凯在一旁皱着眉头,有些不乐意。他看着忙三火四的胡歌道:“为什么要你去?警局没人了吗?”

 

胡歌一面提着自己的裤子,一面回复王凯的问题,“小陈去跟进另一个案子了,现在局里都是正在实习的孩子,只能派我去了。”

 

“行。”王凯蹙着眉撇着嘴应了一声,然后也起身拿衣服,“我送你。”

 

王凯一路驱车,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了案发现场,警方已经在海滩上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胡歌和王凯掏出手套,低头进了警戒线范围内。

 

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压根儿没什么好看的,王凯略略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这是一片未被开发的海滩,只有打渔的渔民经常来这儿,尸体在水中泡了有几天了,虽然没有被鱼虾啃咬过的痕迹,却也遍布大大小小颜色骇人的尸斑和撞击伤,可见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被浪花抛起又放下,无数次撞击在礁石之上,也实在是遭罪得紧。

 

胡歌对尸表进行了粗略的检查,便招呼人拿来裹尸袋把尸体抬回警局,两人走出警戒线区域,王凯看着胡歌额头上的细汗,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小熊纸巾。

 

“擦擦吧。”王凯把纸巾递给胡歌,“你头上都是汗。”

 

胡歌接过纸巾,敷衍的擦了擦额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可能要加班了,实在是对不住,二人世界泡汤了。”

 

王凯虽然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两声,却也柔软下来抬手摸了摸胡歌的头,他道:“工作这几年,本想着总算有一次生日赶上休假,没想到还是会被打扰。”王凯修长的手指停在胡歌的发旋上不老实的动来动去,把胡歌服帖的头发拨弄成一个十足十的鸡窝。

 

“谁让我们是警察呢?”王凯无奈的摆摆手,然后拉起胡歌往停车的地方走,“走吧,今天我陪你加班。”

 

“好。”

 

两人手拉手一路往沿海公路走,还没爬上公路,王凯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也没看,接起来就随意的“喂”了一声,然后在下一秒一脸严肃的道了一声“钟队。”

 

原来是顶头上司的电话。

 

王凯一边点头一边嗯来嗯去的,对方显然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不到两分钟,这通电话就在王凯一句“我这就去”之后挂断了。王凯先是激动地拉着胡歌嚷嚷着——“秃鹫现身了!秃鹫现身了!”然而只嚷嚷了一会儿,他两条眉毛又纠结在了一起。只见他纠着眉毛一步一步在胡歌身边打圈儿,眼睛却从没离开那张脸。胡歌被他盯得直发毛,忍不住道:“我脸上是有花吗?”

 

“不是。”王凯诚恳道,“我只希望你别再乱说话了。”

 

说着,王凯拉着胡歌上了公路,他先是打开车门把胡歌塞进了同僚的警车里,朝同事喊了一声“照顾好我家老胡”,然后就兴高采烈的钻进自己车里去追查‘秃鹫’的踪影了。

 

这个‘秃鹫’是王凯一直在追踪的走私头子。他已经追了‘秃鹫’三个月了,可这老狐狸实在是太过精明,每次都是在警方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这次得到了线人的密报,王凯便志得意满的去追踪自己的犯人,不想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也不想胡歌的嘴是不是开过光,他现在心心念念的都是‘秃鹫’这个走私头子。

 

月色西沉,王凯带着满身的疲惫推开了实验室的铁门。胡歌的实验室是用警局仓库改装出来的,这个仓库很大,一半是他的办公室,一半是实验室,供法医们在此解剖尸体做一些毒理检验。胡歌拿起解剖台另一边的白布遮住了尸体,他没回头,直接问道:“你来了?”

 

王凯也没回答他,直接大步走上前去环住了胡歌的腰。他的腰肢很细,至少比王凯要细得多,王凯环紧了手臂,把整个头都埋进胡歌的颈窝里,瓮声瓮气道:“又让秃鹫跑了。”

 

胡歌没吱声儿,他抬手揉了揉王凯毛茸茸的大脑袋,道:“天网恢恢,总有一天你会亲手将他绳之以法。”

 

王凯点了点头,然后放开了胡歌和他并肩立在解剖台前,他指了指解剖台上的人形,问道:“你这里怎么样?”

 

“还算顺利。”胡歌说着,一把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他做了个手势示意王凯过来搭把手,然后俩人一起将这个可怜的女人送进了实验室的冷冻柜。直到锁上实验室的门,胡歌才开口说话。

 

“你可能想象不到。”他看着王凯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这个女人的直接死因居然是流产。”

 

“流产?”王凯有些诧异,他本以为会是溺死或者死后抛尸之类,却没想到是流产。

 

“准确来说是流产引起的大出血。”胡歌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神色疲惫。“我做了很多种设想,但我实在想不出究竟是怎样的原因能让一个刚刚做了妈妈的女人在那样荒僻的地方失去自己的孩子,并因此丧命。”

 

“别想这么多了。”王凯抚了抚胡歌光洁的手背,“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胡大法医,你的下班时间属于我。”

 

“是啊。”胡歌低头盯着那只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我所有的时间都属于你,可是……”他抬头看了看王凯,眼睛里写着请求,“我现在实在太累了,凯哥。”

 

好好的一个休假被突如其来的加班占领了,两个人都是累得够呛满心不悦,动都不想动。王凯低头想了想,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抬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胡歌。

 

“我带你去个地方。”也不等胡歌说话,这位独裁专制的王警官直接揽着胡法医出门了,两人驱车走过繁华喧闹的市中心,最终在一家温泉酒店门口停下。

 

热气萦绕,胡歌和王凯舒舒服服的泡在池子里,这是鲜少的安静时刻,这眼泉只属于他们两人。胡歌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用手舀起一捧水朝王凯打去,他一边用水打着王凯,一边道:“王凯你个落汤鸡。”

 

王凯被胡歌糊了满头满脸的温泉水,又怎么会坐以待毙,他直接过来一把抓住胡歌作乱的手腕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男人精壮的胸膛紧紧贴着胡歌的后背。他的心在胸腔咚咚咚地跳,这是耳边传来一股热气,王凯伏在他耳边道:“胡大法医貌似不累了。”

 

还没等胡歌回答,那嘴唇又贴近耳朵三分。

 

“我可以拆礼物了吧。”

 

滴滴滴!

 

王凯抬手搂紧了胡歌,两个人一起滑进了池子里,他亲吻着胡歌湿漉漉的眼睛,喃喃道:“我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整颗心都交给你剖解。”

 

胡歌有些不解的看着王凯,对方却不以为意,他低头亲了亲胡歌的耳垂,伏在他耳边道:“到那个时候,胡大法医就会发现,我心里面装的都是你,我终于死在了你手里。”

 

王凯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胡歌摁住了嘴,他狡黠的笑笑,对王凯道:“我会洋洋洒洒的在尸检报告上写上‘死于爱情’四个大字,然后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背德的亲吻你。”

 

“予你痛,予你歌,这便是我在爱你这件事上最真诚的献祭。”

 

-FIN-

 

一些废话:

 

结局改了又改,最后成为了这个有些血腥骇人的表白。私心觉得两个专业人员说起毫无顾忌的情话来,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直截了当毫不避讳。

祝凯凯生日快乐!!狮子凯一切顺利,希望能多多发糖啊2333333

 

一如既往的小广告——凯歌ABO娱乐圈文《留白》预售ing,刚才去看了一眼,拍错特签的妹子还没改过来,也就是说特签还有一本,希望妹子看见这条记得去拍特签啊(躺平

只有拍【前十+书签】这个选项才有效哦!

只有拍【前十+书签】这个选项才有效哦!

只有拍【前十+书签】这个选项才有效哦!

本宣走→ 《留白》终宣

预售链接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07qW1l&id=557103048551&qq-pf-to=pcqq.c2c

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评论(11)
热度(87)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