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暴躁老哥。

这是一只名叫朝朝的小酥饼。
不知名表情包lo主(ʃƪ ˘ ³˘)
国家一级退堂鼓演奏家( ・ㅂ・)و ̑̑
狗血满钵盆🙈极度自恋,觉得自己写文烂到家,老脸美如花٩(*´◒`*)۶
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
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视奸,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转发,我爱你们,cnm。
lo主懒,所有cp都用一个号刷,自拍会刷屏,所以慎fo :)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喻黄】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

 

*

军训梗

 

*

教官喻×学生黄

 

*

剧毒OOC,全私设

 

*

梗概:最温柔的教官和队伍里最调皮捣蛋的男生的故事×

 

 

1.

 

这是真正的一见钟情。

 

黄少天几乎在看见喻文州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了他。

 

毕竟喻文州混在一群黝黑黝黑的大老爷们里实在是太显眼了,别说黄少天,整个新生连的男男女女都会非常非常喜欢他。

 

那张脸实在是太犯规了。

 

2.

 

虽说被喻文州的皮囊吸引,但黄少天自认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一转身就把自己沉迷男色无法自拔的事儿搁在了一边,和新认识的老铁站在大树底下吹起了牛逼。

 

老铁姓叶名修,说着一口京片子,烟瘾极大,只要闲下来手里就得掐着根儿烟。两人是在军训动员大会上睡觉睡出来的交情,铁得很。只见叶修吐出一串烟圈儿和黄少天勾肩搭背道:“你说今天那一溜儿教官,哪个会分到咱们排?”

 

黄少天嫌恶的挥挥手,试图把二手烟消灭,他捏着鼻子瓮声瓮气道:“老叶你这什么骚操作,烟叼在嘴里还带说话的。再说教官的事儿我哪儿知道,不过我希望那个细皮嫩肉的教官训咱们。”

 

“为啥?”叶修又抽了一口烟问道。

 

“你是不是傻?”黄少天后退了几步远离了叶修的烟圈攻击,开动了嘴炮1.0模式。

 

“叶修,看着你百奸百灵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脑子就转不动呢?别得先不说,就从肤色来看,那位就没吃过什么苦头,根据我的推理,那位绝对是个有后台无技术的人物,长得还行,可你看他全身上下,哪有一点儿教官的样子。”

 

叶修道:“那照你这么说,这位咱们还惹不起呢,小心他后台过硬把你硌死。”

 

“那不能够。”黄少天得意的扬了扬头,“也就军训这十二天,有什么熬不过去的,你看他那细皮嫩肉的,还能用军体拳揍我吗?”黄少天吹起牛来分贝总是过大的,他正志得意满,余光瞥见有一个绿色身影闪过,一回头,那细皮嫩肉的教官手拿一瓶冰镇矿泉水,一脸和善的微笑。

 

黄少天一捂脸,“妈呀!牛逼吹大发了!”然后拔腿就跑,只留下老铁叶修和喻文州对脸懵逼。

 

3.

 

当天下午,辅导员就宣布了各营各排的对应教官,很扎心的是,叶修被分到了黝黑黝黑的大老爷们带领的二排,而黄少天顺利的被分到了细皮嫩肉的教官带领的三排。

 

烈日当空,黄少天和各位新同学们歪歪扭扭的一站,等着教官发话。这位教官还是白白嫩嫩的,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声音也好听,他说:“我叫喻文州,你们可以叫我喻教官,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刚刚军校毕业。”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上挂着笑容:“接下来的日子还请多多指教。”

 

其他人都没做声,就这有黄少天舔着脸接话茬子道:“指教指教,一定好好指教。”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笑吟吟道:“来日方长。”

 

4.

 

黄少天全方位的了解到了喻文州口中的“来日方长”。

 

早上五点半开始早训,吃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一天至少4个小时的军姿,正步练习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偷偷垫在鞋子里的姨妈巾都要被啪出来了。

 

反观老铁叶修,虽然跟了一个黝黑黝黑的硬汉,但硬汉也有侠骨柔情,每每黄少天汗流浃背的时候,都会看见叶修和那位黝黑黝黑的大老爷们勾肩搭背的吹牛逼,大树底下好乘凉,叶修就坐在马路牙子上看黄少天训练,偶尔还过来给喻文州提提意见。

 

“报告教官,黄少天的手抬得不高。”

 

喻文州摸摸下巴,对比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嗯,的确不高,黄同学,手再高一点儿。”

 

黄少天在心里用200+的语速狠狠地问候了叶修全家。

 

5.

军训五天下来,黄少天成功的累成了一条死狗,而叶修依旧懒洋洋的抽着烟说着骚话。

 

“我说黄少天,你这混的也太惨了,你看看你天天死狗一样,你就不能和喻文州抗争一下?”

 

“抗争?”黄少天趴在床上直哼哼:“他这纯属就是公报私仇,老叶我跟你说,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啦,每次他笑眯眯的看我的时候我都直发毛,38℃的大热天我都感觉凉飕飕的。”

 

“你这也太熊了。”叶修吐出一串烟圈,道:“你得来点儿非常手段。”

 

“什么非常手段?”黄少天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我现在就奢求,军训这十二天快他妈过去吧,那个喻文州快让他滚球吧。”

 

话音刚落,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是喻文州。

 

“我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喻文州笑笑,“我有敲门,你们说话声太大了,没听见,我是来检查内务的。”说罢,喻文州像模像样的在屋子里走动起来,走到黄少天床铺的时候,这位细皮嫩肉的教官伸手一把抽开了黄少天的被子。

 

“军被,不合格。”

 

“我这被子哪里不合格了?!”黄少天来了脾气,咕噜一下爬了起来插着腰和喻文州对上了,“喻教官,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吗?你们军人好歹也要有点儿自觉吧,毛主席没教过你吗?公报私仇要不得,你这样为难我,也不怕我报告部队首长。”

 

喻文州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弄那条被黄少天蹂躏的惨兮兮的被子,一分钟不到,一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出现在叶修和黄少天眼前,叶修直接把烟丢了山呼牛逼,要知道叠军被是多少学生的噩梦,简直痛不欲生!

 

喻文州把被子重新放在黄少天的床上,看着他认真道:“以后别再叠成花卷了。”说完便慢悠悠的走了,他出去有两分钟后,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的军被被鄙视了。

 

“你才叠成花卷了,你全家叠被都是花卷!!”

 

话虽这么说,黄少天却在心里默默给喻文州的好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小心翼翼的把这个方方正正的豆腐块供了起来。

 

6.

 

军被事件过后,黄少天果然老实了许多,内务整理一丝不苟,军被永远的方方正正。但是除了黄少天的室友们,没有人知道黄少天把喻文州叠的军被放在床上之后就没碰过,从那以后黄少天都是在地上睡的。

 

美其名曰:“保护豆腐块,远离大花卷。”

 

这一日,部队首长要来视察同学们的军训工作。黄少天在三排里属于活泼外向垃圾话多的那种人,吹起牛逼来中气十足,于是喻文州把口令员这个工作交给了黄少天。

 

结果首长视察的时候黄口令员成功翻车。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全院的六位教官带着自己的队伍给领导视察,主要考核的就是正步走,好巧不巧,第一队就抽到了喻文州的三排。

 

喻文州小跑出列快速整队,直接就下达口令:“齐步走!”

 

黄少天接口令接的也快,马上跟上了喻文州的指示,扯脖子喊道:“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同学们也很给劲儿,口令喊得震天响,走了几步之后就要改正步走,黄少天赶紧下口令:“一!二!”。黄少天的口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可惜队伍里有脑回路跟不上的同学依然在齐步走,后边同学的正步走腿抬得太高,直接踢到了前边同学的屁股。

 

我们的黄口令员看在眼里,当时就乐喷了,把自己的职责忘得一干二净,只见他手抬得老高,口令也不喊了,滔滔不绝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二之后就要换正步走了,是你脑回路有问题还是我的语速有问题呀,被踢到屁股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部队首长的脸当时铁青一片,那场面叫一个尬。

 

喻文州看着低头捂嘴的黄少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7.

 

“黄同学。”

 

“喻教官我错了!我没有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给我们三排丢脸了,也害你在各位同僚面前丢脸了,都是我的锅,我背!”黄少天叽里咕噜的赶紧认错,态度诚恳,整个人也是经历了好一番思想斗争,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喻文州摆摆手道:“没事儿,黄同学你太忧虑了。”

 

“我知道这次我真的给你惹麻烦了,那个首长老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不会把你怎么样吧?会不会关你的禁闭扣你的罐头?”

 

“不知道。”喻文州摇摇头,“这还是我第一次犯错误。”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黄少天猛点头,就差要磕头认错了,只可惜认错的同时他控制不住的想开解一下喻文州。喻文州也大不了他几岁,笑起来又亲和,黄少天就大胆的把自己的狼爪子放在了喻文州的肩膀上,语重心长道:“喻教官,你不用害怕,那种老顽固就是在部队里呆久了,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削成正方形,这种老顽固我是知道的,迂腐不化,宁顽不灵。”

 

喻文州一脸认真的看着黄少天,没说接受他的安慰,也没说接受他的道歉。他只说了四个字,就让黄少天恨不得当场咬舌自尽。

 

喻文州说:“那是我爸。”

 

8.

 

口令员黄少天的事迹变成了这届学生之中的传奇,就连叶修都朝他摆手,直嚷嚷“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军训依旧进行着,黄少天被那毒日头晒黑了好几个度,可反观喻文州,还是那样的肤色,三排的女同学见了他各个心花怒放。

 

这不,休息的指令一下,女同学们就三三两两的凑到喻文州那里问东问西。

 

“喻教官你有女朋友吗?”

 

“喻教官你还训下届的学弟学妹吗?”

 

“喻教官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

 

……

 

这些问题来来回回问了个遍,黄少天也懒得去听,直到有一个奇葩女生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喻教官你最喜欢什么形状啊?”

 

喻文州托着下巴略略沉吟,良久,他才看着黄少天道:“我喜欢不甘成为正方形的星星。”

 

黄少天眼前一亮。

 

9.

 

对于喻文州的感觉,黄少天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第一眼是惊艳,在黄少天的认知中,军营里是不会有喻文州这种人的,于是他当时固执的认为喻文州一定拥有能够硌死人的后台,事实证明,他的确有。

 

第二眼是腹黑,源自于训练过程中喻文州总是折腾他,让他为同学做一些无关痛痒的示范,挖苦他的被子是大花卷……

 

可是相处下来,黄少天觉得喻文州这个人并没有那么无趣。

 

他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分享给了老铁叶修,彼时叶修正抽着烟时不时喷黄少天两口,一听到黄少天的心路历程,吓得他一口将烟吸了进去,差点儿呛死。

 

叶修叼着烟一脸惊恐地指着黄少天道:“你可别是发春了吧大兄弟。”

 

黄少天微微一笑,礼貌道:“滚您丫的。”

 

10.

 

军训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十二天很快就过去了,检阅结束之后,喻文州就要回部队了。

 

第十二天的晚训,黄少天大着胆子找了喻文州,两个人一人一听啤酒,坐在大树下面看星星。

 

喻文州道:“明天检阅的时候,口令可千万别下错了。”

 

黄少天喝了一口啤酒道:“嗯,这次绝对不会掉链子。”

 

“那就好。”喻文州点点头,“明天的检阅结束之后,我就要回部队了,你也不用再打地铺了。”

 

黄少天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打地铺。”

 

喻文州一脸“你是在侮辱我智商”的表情,他伸手敲了敲黄少天的帽檐道:“我自己叠的被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吗?”

 

黄少天干笑了两声算是把这个话题越过去了,他掏出一包小熊纸巾,递了一张给喻文州,又拿出一张给自己擦手。

 

“很晚了,喻教官,我先回寝室了。”说完也不等喻文州回应,直接把手里那张被蹂躏的不行的纸巾扔给了喻文州,撒丫子跑了。

 

11.

 

喻文州回到住处的时候,从衣兜里掏出了那张被黄少天蹂躏的惨兮兮的纸巾。

 

没什么特别的,没写字也没有洇湿的痕迹,唯一特别的就是纸巾中间的一点残缺。

 

那里被很仔细的撕开,轮廓是一颗小小的星星。

 

12.

 

检阅很成功,黄口令员没有丢了喻文州的面子,老首长也一改对他的态度,三排成功成为了军训先进集体。

 

检阅结束后,老首长只象征性的讲了几句话,话筒就转交给了院长,老院长一通东扯西扯,上到建设祖国,小到军训制度,听得学生们脑瓜仁子直疼。而教官们就在老院长的演讲中悄悄离开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挺拔的背影,不自觉的捏紧了自己的袖口。

 

他有些无奈的想:喻文州真是个大傻子。

 

13.

 

又是一年九月,新生报到,老生装逼。黄少天摇身一变成了辅导员助理,军训大会上他来来回回的穿梭在学弟学妹之间,成功抓获一只在军训动员大会上睡觉的卢瀚文。

 

小学弟长得可爱人又羞涩,他支支吾吾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黄少天,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绝妙的睡觉姿势居然会被这个人发觉。

 

黄少天心道:“废话,要论动员大会睡懒觉,我和叶修可是你祖宗。”可他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只告诫了学弟一句:“注意听讲,下午要带你们见教官的。”

 

卢瀚文马上挺起小身板认真听讲,大会结束之后,黄少天匆匆忙忙跑去吃了个饭,准备下午带着新生们见教官。

 

叶修打趣他:“你说这辅导员助理也不是啥好差事,你把自己累得像个死狗一样,有必要吗?”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十分反常的没有接话,默默吃完了自己的饭。

 

他能说什么呢?

 

说自己在期待一个人的到来吗?

 

可别做梦了。

 

14.

 

骄阳似火,黄少天领着自己的学弟学妹们等待教官的到来。一辆又一辆的军用车停了下来,清一水的黝黑黝黑的汉子,卢瀚文在一旁念叨:“这教官一看就狠。”

 

“不许小声念叨。”黄少天插了一句,小学弟果然不说话了,悄咪咪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这时,一个身着深绿色军装的人从最后的黑色轿车上下来,那是部队首长的座驾,黄少天想:该不会又是喻文州他爸吧?一抬眼,正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部队首长是个少有的年轻人,皮肤白皙,稚嫩的很。

 

黄少天一跺脚,孽缘啊!

 

15.

 

安顿好了新来的熊孩子们,部队首长喻文州和辅导员助理黄少天坐在大树底下吹牛逼。

 

黄少天道:“喻教官肯定想象不到我也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是啊。”喻文州附和,“想不到你能带好新生。”

 

黄少天没有接话茬,转眼道:“这次来接你爸的工作?”

 

“是啊。”喻文州笑了笑,“他老人家日理万机,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也不想再被某个口令员气的半死,不过,我这次来还有别的事情……”

 

黄少天不解:“什么事情。”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极其郑重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几乎快要碎了的旧纸巾来,他道——

 

“回来摘一颗星星。”

 

-FIN-

一些废话

这文是火车上睡不着写的,文渣,又毒,不能描摹喻黄甜度之一二(躺平

大家吃的开心就好w

评论(14)
热度(71)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