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韩叶】缓缓(1)

缓缓

 

*校园军训AU

 

*假教官韩×大一新生叶

 

*巨型OOC 私设如山

 

梗概:就是个慢慢慢慢慢慢走到一起的故事。

 

***

 

就像是眼睛里进了沙子,喉咙里卡了刺儿,牙缝儿里塞了肉。这种感觉让韩文清很不舒服,可直到后来他才知道——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啊。

 

(1)

 

从校车上下来的时候,叶修心里是极其不爽的。

 

大学报道第一天,他一个人拖着两只巨大的行李箱,风尘仆仆的坐着学校的接站车到达了学校,踉踉跄跄地把两只巨沉的行李箱拖下车,他靠在校训石上,一脸冷漠地点燃了一支烟。

 

回想当初偷偷篡改志愿时的豪情万丈,再对比一下现在的鸟不拉屎,叶修肠子都快悔青了。

 

丧,真的丧。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还有一望无际的苞米地,这就是叶修眼里能看到的一切。花坛里蜜蜂蝴蝶你追我赶,眼前是大包小裹的学生和家长,来来往往,聒噪极了。

 

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开始寻找自己专业的迎新人员。

 

他没什么特别厉害的,从小到大能被人称赞的也就只有打游戏这一项。叶修手速快,心又脏,玩儿谁都是一溜一溜的,本来想着余生就是打打游戏遛遛狗,然而自家的老叶死命非要把叶修这倒霉孩子送去念书。

 

还是全封闭军事化管理的那种。

 

叶修肯定是不依的,骚操作一波又一波,总算瞒着老叶把自己塞到了这所学校的计算机专业。

 

学计算机的总能和游戏搭点儿边儿吧?叶修迷迷糊糊的想。

 

然而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这所学校的地点是苞米地。

 

这时,一双白色的休闲鞋映入眼帘,叶修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极其锐利的眼睛。

 

来人举着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印着“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几个字,想必这就是来接自己的学长了。叶修扔掉手里的烟蒂,操着一口京片子问道:“这位是来接我的学长吧?我叫叶修,是咱们专业的新生,你好。”说着叶修伸出了刚刚夹着烟的那只手,对方没说话,也没伸手,搞得叶修好不尴尬。

 

他开始打量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长得极其周正,肤色略黑,说不上俊美却也不丑,只是板着脸一副大魔王的样子,让人不敢接近。他的头发极短,是那种规规矩矩板寸,端正又传统,活像刚从部队里出来的。白色的工作服上挂着一块胸牌,叶修定睛一看,上面写着——学生会副主席,韩文清。

 

原来这是位主席团成员,怪不得这么大排面儿呢,叶修心想。

 

他本身是不care什么学生会不学生会的,本来就是到这儿养身体混日子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这初来乍到的,该消停点儿还是要消停点儿,叶修虽然不想自讨没趣儿,却也得舔着脸和韩文清套近乎。

 

“我说学长,咱们学校地理位置这么偏僻,周围怎么还有苞米地啊?”

 

韩文清盯着叶修看了很久,才道:“不要随便在校园里抽烟。”

 

叶修这才惊觉,原来这个人是在意自己抽烟这点事儿,于是猛点头,赶紧拿出态度来,“是是是,学长说的是,我以后肯定不在校训石这里抽,我在花坛旁边抽。”叶修赔着笑脸却忍不住说两句骚话,校训石离花坛也没个几步远,韩文清也不想和他计较,拿起一个比较大的行李箱,径直朝信息院的报到处走去。

 

叶修赶紧跟上,走到报名处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细心的为他拉好了椅子,叶修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便坐下填表。这种表格其实没有什么必要,就是学校为了排出报道顺序和了解学生用的,叶修见面前有一份模板,索性也不多问,提笔就填。在一旁看他填表的张新杰点了点头示意韩文清,对方却好似没看见一样别过了头。

 

不一会儿,表格就填完了,韩文清带叶修去财务交学费,张新杰在报到处耐心地整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表格,不厌其烦地按照专业顺序排好,和一旁的辅导员助理张佳乐说道:“刚才那个叫叶修的,是我今天接待的最利落的,不说废话。”

 

张佳乐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可是你看老韩那个表情,显然不行。”

 

张新杰望了望缴费大厅的方向,眼睛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这厢韩文清带着叶修进了缴费大厅,到处都是等待交学费的学生和家长,看着前方长长的队伍,叶修有些无奈的蹲下身子,打算歇上一歇。

 

“为什么自己来报道?”韩文清干巴巴的问了一句,叶修却没太听清楚,他抬起头一脸懵地看韩文清,对方只得重复了一句:“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来?”

 

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惹恼了家里的老爹,能给我学费就好不错了,不奢望太多。”

 

“所以是和家里赌气来这里的?”韩文清皱皱眉头,“大学四年打算怎么过?”

 

“得过且过呗。”叶修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肩膀,“就当我是来养老的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大言不惭,额前细细的发丝遮住了那双发亮的眼睛。韩文清觉得不太舒服,就好像有话梗在嗓子里一样,想说又说不出口,只能把叶修的名字记下来,他可能是这一届新生中最难搞的刺头儿。

 

然而叶修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刺头儿,他觉得自己可爱又迷人,不搞事不挑事儿,排队期间一个劲儿和韩文清聊天,对方爱搭不理的,叶修也没了说骚话的兴致,捏着手里的银行卡和录取通知书,消消停停地排队。

 

交完费,韩文清就要带着叶修去取寝室钥匙和各种备品,然而他刚迈开大长腿,就感觉自己被人拉住了,只见叶修拉住了他的手臂,恳求道:“韩哥,你能不能领我抽根儿烟去?”

 

原来是烟瘾上来了。韩文清看了看可怜巴巴的叶修,拉着他就去了厕所,叶修也算听话,在校训石被韩文清训了之后,懂得让韩大哥带自己抽烟了,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磕出两根烟来,自己留了一根,递给韩文清一根。

 

韩文清垂目一看,是15块钱一盒的“爱你”。

 

他摆了摆手,有些干巴巴的道:“我不抽烟。”

 

然后他就在一旁围观叶修在男厕所吞云吐雾,叶修不愧是一个老烟民,烟掉在嘴里还带说话的,烟灰也不会掉在衣服上,韩文清看着他这幅样子,暗自下了个决定——

 

一定要重点检查叶修在寝室的抽烟状况。

 

抽完烟,领完了寝室钥匙,韩文清带着叶修去了男生寝室,叶修的室友们还没到,目前就他一个人来报道了,寝室空了一个假期,到处都是灰尘,叶修看了一眼自己的床铺,直接就要扑上去,然而身体还没挨到床上,就顿在了了半空中。

 

是韩文清。

 

那条有力的臂膀直接拦腰把叶修截在了半路上,韩文清瞪着叶修,一字一句道:“床上的灰你看不见吗?”

 

“我不嫌弃的。”叶修懒洋洋道:“我坐了12个小时的火车,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回炉重造了,所以韩哥,能让我先睡一觉吗?”

 

韩文清看着他这副无赖样,恨铁不成钢的咬了咬牙,虽然他很想把这个人叉出去,却也想到了迎新大会上院领导强调的三点——“爱心、耐心、责任心。”

 

爱你娘个腿儿。

 

心里虽然这样骂了,韩文清还是记得自己身为一个领导的责任,他洗了一条抹布,把叶修的床从里到外擦了个遍,又在叶修试图剪开床罩的时候,黑着脸替他套好了被罩。

 

韩文清走出叶修寝室的时候,对方已经美滋滋的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韩文清黑着脸推开了门,叶修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朝他挥了挥手。

 

“常来啊,韩哥。”

 

老子脾气真好,韩文清心想。

 

这辈子再也不想来这间寝室了。


-TBC-


一些废话:本文设定完全来自于朝的学校,假教官韩文清下章上线。因为朝的学校教官配备是每营一个现役教官+几个本校退伍学生,所以本文设定老韩就是从部队退下来继续念书的大三老学长。

轻松愉快向,巨型OOC,看着玩儿吧233333333333

 


 

 

 

 

 

 

 

 


评论(4)
热度(30)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