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喻黄】一位少年人在娃娃机前失去了梦想

一位少年人在娃娃机前失去了梦想

 

*剧毒OOC

 

*朋友,你感受过被抓娃娃机支配的恐惧吗

 

 

黄少天第一次如此憎恨自己的手。

 

曾经,他自豪于自己分分钟上天的手速,吹嘘着它为自己带来的价值,“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已经成为黄少天随时吹出口的牛逼……然而现在,黄少天无比憎恨自己的手,恨不得把它砍掉。

 

手说,委屈巴巴。

 

可是手再怎么委屈也无法改变它栽在这里的事实,剑圣大大生气的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毛爷爷。

 

“再来。”

 

工作人员带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从柜台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银晃晃的,不多不少,一百个游戏币,能抓50次娃娃。

 

黄少天伸手接过小盒子,视死如归的走向了对面——贴着各种少女贴纸闪着粉光的抓娃娃机。喻文州站在娃娃机旁边,眼中有三分复杂两分犹疑五分拒绝,汇聚在黄少天脸上就是一个大写的“不”字,然而黄少天并没想那么多,他在距离喻文州一米远的地方站定,一手拿着小盒一手托着下巴,思索着自己的战略战术。

 

黄少天从最左边的娃娃机往右看,暗自考量:最左边的皮卡丘是他最开始抓的,惨遭滑铁卢,搭了几十个游戏币;左边第二个是一窝原谅龟,乌龟并不符合剑圣大大的气质,不抓!马里奥……虽说没有工种歧视,但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一个又一个的看过去,测量了夹子敏锐度和娃娃与他本人的契合度之后,他决定去抓粉色可妮兔旁边的小黄鸭。

 

喻文州看着兴致勃勃的黄少天,有些无奈的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休整期清闲,本来打算带黄少天看场电影,虽然带黄少天看电影有一点点的困扰(注:黄少天曾因在电影院小声吐槽同前排观众发生冲突,自此之后黄少天都用微信和喻文州交流,一个镜头过去,微信消息就是99+ ),然而刚刚取好票,黄少天就被电玩区的抓娃娃机吸引了,大战三百回合之后,一个娃娃都没抓上来。

 

花掉的钱大概可以买100个娃娃了。

 

喻文州脸上带着礼貌而不是尴尬的微笑,同柜台的工作人员对视了两秒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小黄鸭机器旁边。

 

因为黄少天需要安抚,就算现在不需要,五分钟后也绝对需要。

 

于是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边,看他投币、按键、推杆,然后娃娃“吧唧”掉进娃娃堆里。如此往复20次之后,黄少天爆发了。

 

“次奥!”他抖了抖手里装游戏币的小盒子,开始了第N次的抱怨:“队长,这什么玩意啊,我感觉这玩意比老叶的散人还烦,简直烦一万倍,发明娃娃机的人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用机械手代替人手,我自己抓不可以吗?”

 

喻文州忍笑:“自己抓也可以啊,不过那是小孩子练握力的,要三岁以下。”

 

“不。”黄少天否定了喻文州的看法:“我的意思是用我当机械手。”

 

这……

 

喻文州脸色微变,原谅他道行太浅不懂这种骚操作。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喻文州微变的脸色,他一爪子勾上喻文州的肩膀,开始了教学模式。

 

“队长你看。”黄少天伸出手一一指过所有的娃娃机:“如果我们不弄这么多娃娃机,把它们变成一个大的娃娃机,然后做一个大钩子,类似于蹦极的绑带,上面绑着我,然后你可以在外面操作,我抓娃娃,我们剑与诅咒,你操控,我伸手,抓遍天下娃娃机不是梦……”

 

你操控……

 

我伸手……

 

喻文州脑补了一下黄少天倒挂在那儿张牙舞爪抓娃娃的样子,几乎下一秒就一脸幻灭的闭紧了眼睛。

 

那画面太美,别说看,他想都不敢想。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想过关于美感的问题,他扒在喻文州身上继续道:“你说我想的方法是不是比这玩意有意思多了,要不哪天咱们蓝雨这样弄一个,把他们都弄来玩儿,你说如果把韩文清吊在上面会是个什么场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大眼儿两只眼睛看到的娃娃数会不会不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

 

虽然他的内心毫无波澜且十分平静,但是为了防止黄少天这种坐飞机式的想象力,他抖了抖手中装游戏币的小盒子,十分诚恳的说:“少天,我们还是把剩下的游戏币抓完吧,毕竟……”

 

毕竟……那是你全部的身家了……

 

这句话喻文州并没说出来,因为他本人其实并不擅长伤口上撒盐这种事情,更何况对方是黄少天。自从两人到电影院门口,他就亲眼目睹黄少天血战娃娃机,狂甩毛爷爷,怒发冲冠为娃娃,好一个英雄豪杰!

 

英雄豪杰归英雄豪杰,黄少天也实在是太惨了。从他的视线落在娃娃机上的那一刻,他兜里不到五百块的现金就飞奔着、欢呼雀跃着奔向工作人员的小抽屉里,刚刚的那张毛爷爷,是黄少天最后的现金,现在大概还能剩个几十块。

 

喻文州觉得,他有必要为黄少天测试一下娃娃机的诈欺性,于是他伸手环住身上的黄少天,用拿盒子的手指了指那边环成一圈的可以多人一起玩的娃娃机,对黄少天说道:“少天,要不我们一起吧。”

 

“好。”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黄少天从喻文州身上下来,拉着自己队长就奔赴了那个圈圈圆圆圈圈的战场,两个人将剩下的几十个游戏币平均分配了一下, 一人40个,开始了战役。

 

喻文州是这样打算的,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看着黄少天捶胸顿足高呼娃娃机有毒还不如自己舍生取义为君挥霍一度,好歹还能赶上电影的尾巴。

 

喻文州想,简单点,抓娃娃的方式简单点,可黄少天并不想玩儿的那么简单。他仔细思索了一下,既然抓娃娃的钱是自己出的,怎么玩儿就得他说了算,于是黄少天凑近了喻文州,悄悄道:“既然队长也来玩,没有彩头怎么能行,这不符合我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的个人风格,我就应该抓住机会,看准苗头,一爪下去,抓住……”

 

“说重点。”喻文州打了个哈欠。

 

“我们以抓到娃娃的数量作为标准,我们每人能抓20次,如果你抓得比我多,我就给你暖一个月的被窝,如果我抓的比你多,那你就给我暖一个月的被窝。”

 

“嗯……适当的换一下吧。”喻文州说道:“我不需要暖床,你输了吃三天秋葵就行。”

 

黄少天沉吟一下,索性破罐子破摔,他就不相信喻文州能在这件事情上多牛逼,于是他一狠心一跺脚道:“成交。”

 

说干就干,喻文州扔了两个游戏币进去,他先大致计算了一下各个娃娃到出口的距离以及各自的角度,选中一个之后眼疾手快,直接一抓到底,成功抓了一个大兔子上来。

 

黄少天:……

 

虽说小情绪已经慢慢浮上来了,但是黄少天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运气,绝对的运气,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不存在的,这就像乌鸦坐飞机、老太太钻被窝一样不切实际……

 

然而等喻文州捞上来三只小黄鸭一只熊猫一只马里奥的时候,黄少天的心态彻彻底底的崩了,他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快要空了的盒子,又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娃娃筐,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

 

没错,黄少天的战绩依然是零。

 

喻文州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缓解气氛,此时此刻他也有些痛恨自己的手。手啊手,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形式,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啊!!喻文州清了清嗓子,安慰黄少天:“少天,我这就是侥幸,真的。”

 

黄少天一脸冷漠:“侥幸都比我强。”

 

喻文州这个恨,他觉得还是不要说话了,会起反作用。就在这个时候,黄少天身边来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她手里只有两个游戏币,正望着娃娃机里的一个粉红色可妮兔出神。黄少天看着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提醒道:“小妹妹,你还是去那边的娃娃机抓吧,这边比较难抓。”

 

小姑娘坚定地摇了摇头,果断把游戏币塞进了孔洞里,然后她按键、推杆一气呵成,直接把粉红可妮兔吊了出来。小姑娘抱着可妮兔蹦蹦跳跳的走了,只剩下黄少天目瞪口呆。

 

他才十多岁,他心好累。

 

如果说心态崩这件事情存在一个合适的度的话,黄少天的心态大概不会崩了。

 

因为他已经没有心态了。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把身边大大小小的各色娃娃都推到了黄少天那边,然后建议道:“少天……要不我说抓哪个,你来操作??”

 

黄少天看了看剩下的十个游戏币,微弱的点了点头,然而不到两分钟,黄少天的精气神儿就又回来了,在喻文州的指导下,他成功吊了个起司猫上来。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剩下的八个游戏币都很好的发出了自己的光与热,可谓是发发命中,黄少天看着自己弄出来的鸭子兔子猫,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简直美滋滋。

 

“我们剑与诅咒,你操控,我伸手,抓遍天下娃娃机不是梦……”

 

真的不是梦啊!!!

 

黄少天来了精神,把娃娃往喻文州怀里一推,大长腿一迈,再次直奔柜台。喻文州没有跟上去,他知道,黄少天一定会无功而返的。

 

因为他没有现金了。

 

只可惜,这次喻文州猜错了,黄少天美滋滋的拿着个小盒子回来了,一样的配方,一样的银晃晃,那是——一百个游戏币,能抓50次娃娃。

 

黄少天边往喻文州这里走,边兴冲冲道:“没玩儿多大一会儿我竟然没现金了,好在这里可以手机支付,柜台的小姐姐让我扫码微信支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来来来,你指哪个我抓哪个,绝对乖乖的。”

 

喻文州的心好累,精神好崩溃。

 

通过这件事情,他总结了两个道理。

 

一、千万别让黄少天看见抓娃娃机。

 

二、千万别去那种可以快捷支付的电玩城。

 

如果你问喻文州最后是怎样把黄少天弄回蓝雨的,他一定会回应你一个又礼貌又温暖的微笑。

 

他把蓝雨的一间屋子,变成了抓娃娃机。

 

-FIN-

亲身经历,真的。

真实情况是,我一个都没弄上来,还花光了所有现金,跪倒在娃娃机前。

心很痛。

要是我也有一个男票像喻总这样宠就好了,嘤嘤嘤。

甜不甜,你们就说甜不甜。

最后送给大家一张在娃娃机前失去了梦想的lo主,我现在看见娃娃机,都拎包逃命(

 

 

评论(12)
热度(85)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