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暴躁老哥。

这是一只名叫朝朝的小酥饼。
不知名表情包lo主(ʃƪ ˘ ³˘)
国家一级退堂鼓演奏家( ・ㅂ・)و ̑̑
狗血满钵盆🙈极度自恋,觉得自己写文烂到家,老脸美如花٩(*´◒`*)۶
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
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视奸,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转发,我爱你们,cnm。
lo主懒,所有cp都用一个号刷,自拍会刷屏,所以慎fo :)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抹黑【凯歌/星际ABO】(12)

*星际AU

 

*兵痞子攻×不要脸狐狸受


《抹黑》前文走:(1)  (2) (3) (4) (5) (6) (7) (8) (9)  (10)  (11) tag→凯歌《抹黑》


(12)

 

胡歌和王凯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


利亚九世想让林家死,王凯偏偏想让林家活。年轻的上校苦心孤诣地劝说着自己的好友,无论他的父亲是愚忠还是死忠,效忠帝国是军人的本职,独立叛乱是目的不是手段,不要过早的成为陛下的眼中钉肉中刺。


然而林笑抒沉默了三天,只传来了一句话——“箭在弦上”。


看来是不得不发了。


林笑抒并没有和王凯说太多,在王凯心中,自己的好友表面上是一个玩物丧志的败家公子哥,实则也是一个军事全才,若是他铁了心想在黑眼星系搞出些事情来,哪怕是他亲爹都拦不住。年轻的上校心中有了一个设想,于是他把这个设想讲给了胡歌。


“假设林老将军被林笑抒蒙在鼓里。”王凯把手中的通讯仪放在了桌面上,道:“据我所知,林老将军戎马一生,最看重的就是家世门楣,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败坏了林家的好名声,更何况林老将军此人清高自持,与父亲关系交好,上次回家我和爸讨论过这件事,他老人家也不太认同陛下的决定。”


听到这里,胡歌才知道,原来王家上上下下早就卷入了这场浩劫之中,心思缜密的Omega眸色暗了暗,道:“那……父亲怎么说?”


说这话时气氛有些尴尬,父亲这两个字被胡歌咬的很重,他极不自在的念出这个称呼来,王凯瞧了他一眼,忍不住摸摸Omega柔软的发顶:“会习惯的。”


“嗯。”


不过多的转移话题,王凯继续道:“父亲的意思是,如果真的阻止不了林笑抒,必要情况下,将由王家出面力保林老将军。”


胡歌深深地看了王凯一眼,摇头道:“你还在骗我。”


王凯心中一凉,勉强稳住面上镇定自若的神色,腹中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马上就要从嗓子眼儿冒出来,却被胡歌伸出来的手指摁住了嘴唇。


“你不用和我解释太多。”


“就算林老将军和父亲何等交好,他也不会用自己儿子的性命去换别人的命,谁都不是圣人,王凯,只有你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胡歌轻飘飘的说出这样一段话来,目光锐利如刀,一下一下剐着王凯虚假的谎言——


“只有你,过分自大的你,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整个帝国只有你王凯上校大公无私、大爱无疆,你以为你拿父亲来压我我就会信你的鬼话吗?别做梦了,王凯。”


“分明是你忠义不能两全,你以为你为林家殉葬林笑抒就会感激你吗?你以为你把自己弄死,陛下就不会波及王家吗?”


“醒醒吧你,你可真是昏了头了。”


王凯久久没能发出声音来,他承认胡歌这一刀一刀割的十分厉害,他也承认自己脑子不够用只能想出这个烂方法来,可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完成对兄弟的承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利亚九世满意。


脑子里忽然就响起了林笑抒那句话——“我们对得起帝国,可帝国却对不起我们。”


何其诛心。


Alpha脑子里乱糟糟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内心里又涌出了许许多多的念头来,于是他神色复杂地伸出手来拂过胡歌有些微凉的脸颊,缓缓道:“胡歌,我们每个人都懂得许许多多的道理,可还是不能好好过一生。”


“道理我不懂。”胡歌挪开自己的脑袋:“我没有你王凯上校的胸襟,也没有你那样的大义,我只想告诉你,无论能不能过好这一生,你的一生里必须有我。”


“陛下也好,林笑抒也罢,他们和我胡歌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我在意的,就只有你而已。”


王凯久久没有答话,胡歌也不恼,他站起身来仔仔细细地整理好自己的行头——那身中尉的军装,然后在王凯的视线里一点一点的退出去,再也没回来过。


他离开了王凯的宅邸,开走了凯歌号。


寻找一个人对于王凯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胡歌是驾驶着机甲走的。然而他并没有急着联系和寻找自己的伴侣,相反的,他觉得不欢而散对于他们现在的境况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动荡来临之前往往是平静的,王凯了解胡歌,如果他必须要在这件事情中掺和一脚的话,绝对不会乖乖听王凯的话。


这个Omega哪里都好,就只有一点最令王凯头疼。胡歌性子狂放不羁,从未因为自己的性别低头,这样可以被称之为傲骨,也可以被称为固执。长官先生巴不得有一天,这个被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Omega能放下自己的高傲,稍微的低一下头,敞亮一点儿,心里的爱意都能拿出来说,就太好了。


此时此刻,王凯的内心是纠结的,他期盼着自己能在这段难捱的日子里远离孤独,又害怕那张刀子嘴里再蹦出什么更伤人的话来,他实在是经受不住来自于Omega的枪林弹雨了。于是上校先生把自己关在了军营里,一天一天进行着模拟军事训练,等待着那日的来临。


这一日,利亚九世传了信函来,十分简短的一句话:War is coming.


王凯没有回复,他全面部署了春申星系的防御,清点了白银军团的最终战力,做好了战争准备。他是一名军人,服从是军人的本职,守护帝国是他们的信仰。年轻的上校先生将春申星系的守卫工作做得滴水不漏,而后带着自己的护卫队等待着战争的到来。


光粒子炮精准的落在了上校宅邸的花园里,惊醒了熟睡的管家。老管家战战兢兢地拨打了王凯的通讯器,Alpha没有片刻犹豫,直接派遣一队人镇守紫薇星系,自己则带着另外一部分人包围了黑眼星系。


硝烟弥漫,到处都是死亡的气息。王凯观察着屏幕中的星图,面色凝重。入夜时分袭击宅邸的暴徒已经确定身份了,是流窜在黑眼星系的宇宙海盗,他们在发射光粒子炮前就已经隐藏在紫薇星系了,炮轰王凯的宅邸只是他们向帝国挑衅的手段,一波又一波的人攻打着紫薇星系,通讯器的紧急信道一直传出声音来。


“紫薇星系东南方发现海盗大队,请求增援。”


“总指挥中心信号疑似受到干扰,现宇宙海盗可能闯入指挥部,请求增援。”


“不要乱。”王凯拔高了声音,试图稳住略显慌乱的士兵,“按照我之前的部署,第二部队支援东南方,第三部队增援指挥中心,一定要保持信号稳定。”


“遵命。”


军舰在浩瀚的星尘雾霭中行驶,Alpha靠着舷窗,慢慢抬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临到阵前,本不该想些有的没的,但他就是无法稳住自己的思绪,胡歌的脸在脑海中闪过,梗着脖子声嘶力竭的、颤抖着手咄咄逼人的、还有那个明明被干的说不出话来,却还是要用一记眼刀狠狠剜王凯一眼的,倔强的胡歌。


王凯难耐地扶住了额头,眼圈有些泛酸,Omega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恨死你了,王凯。”


“违背了婚前协议,您可就真得和我结婚了,王凯上校。”


“我没有你王凯上校的胸襟,也没有你那样的大义,我只想告诉你,无论能不能过好这一生,你的一生里必须有我。”


心乱如麻。


他这颗心、这个人都太不听话,越是不能想,越要让Omega的轮廓更加清晰。王凯几乎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磕出一根烟来,刚刚点上,耳边就传来一声巨大的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笔直明亮的光柱直直打在军舰上,舰身剧烈摇晃了一下,勉强站住了脚跟。


“怎么回事?”顾不得抽烟了,王凯条件反射般弹了出去,他冲到驾驶台观察着显示屏,驾驶员也吓得不轻,磕磕绊绊的说道:“有埋伏。”


“我他妈不知道是埋伏?”上校先生的火蹭得一下就上来了,他恨铁不成钢的在驾驶员的头上重重招呼了一下,白色的军帽都被他这一下子打掉落在了地上,轱辘了好几个跟斗。


“我是问你敌军是是谁,什么部队,多少人?”王凯摘下自己的帽子往地上一丢,冷言道:“妈的,这点儿事情都做不明白,今天全都把脑袋扔在这儿。”


没有人敢接话,大家心照不宣地启动了应敌计划,驾驶员一边寻找着隐蔽位置,一边回答着王凯的问题:“报告长官,是宇宙海盗,人很多,打头阵的是一支机甲部队。”


王凯没有回话,目光却凝聚在显示屏上,浩瀚的星辰宛如海洋,重重的星尘雾霭模糊了视线,星云盘旋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旋涡,而在旋涡边缘,是一团咄咄逼人的阴影,正一点一点向舰队逼近。


机甲部队。


年轻的上校当机立断,五艘军舰呈一个半包围的形状,起先王凯所在的军舰被另外四艘军舰牢牢包裹在中央,军舰四周,能量罩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而舰队正前,银色的金属机甲的羽翼完全展开,其中蕴藏着巨大的能量,闪烁着赤色的光芒。它悬停在舰队正前,傲然立在群星中央。


遥远的前方,几台机甲正向舰队飞来。渐近的轰鸣声中,王凯微微呼出一口气,然后将衬衫扣子解开了一颗。


光粒子炮星星点点破风而来,噼里啪啦打在能量罩上,刹那间光芒四起,光辉中,银色的巨人五指伸开,白色的光柱直直射出,击中了机甲部队的一艘机甲。


金属剧烈燃烧,爆炸声不绝于耳,宛如帝国国庆日当天,春申星系上空绽放的那朵最漂亮的烟火。王凯懒洋洋地点燃了一支烟,烟雾袅袅升起,模糊了他的面容,烟圈之中,Alpha勾起嘴唇,绽放了一个冷笑。


修长的五指操纵着操作杆,王凯将操纵杆猛地一推,金属手臂改变形态变成一把重炮,上校先生就在这一起一落之间眯了眯眼。


“——来吧。”


-TBC-


放文放文放文~

买了本子的妹子记得抓紧时间退款哦,么么哒


 

 


评论(6)
热度(53)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