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抹黑【凯歌/星际ABO】(13)

*星际AU

 

*兵痞子攻×不要脸狐狸受


《抹黑》前文走:(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tag→凯歌《抹黑》



(13)

 

舷窗外一团一团的火光,将驾驶舱内照的通红。靖安旁边一点一点聚起白银军团的机甲,王凯一甩手臂,光炮毫不留情地发射出去,场面一片混乱。炮弹燃烧产生的光晕亮的晃眼,身侧,好几台造型古怪的机甲正呼啸着向靖安扑来。


一声巨响,重炮刹那间变为一柄光刃,银色的巨人微微侧身,一刀由下而上,狠狠劈下。


那一刀拼尽全力,甚至带出了层层光霭,震荡着迅速向四周散去。


光刃瞬间将离它最近的敌机一刀击穿,只听见一声巨响,剑下的机甲瞬间变成了一个燃烧爆炸的火球,金属的碎块散裂在星辉之中,很快慢慢下坠,燃烧着坠落。


星际海盗十分难缠,即使是王凯,以一挡十也十分困难。守护在靖安身旁的机甲纷纷加入战斗,就在这时,五艘军舰的主炮聚能完成,齐齐发射。五道壮丽的光划破黑暗,霎时间照亮了整个星空,精准无误的命中了好几台敌机。火光四起,明灭的光晕中,靖安号挥舞着手中的光刃,宛如一个巨人,撑起了整片星空。它悬停在主军舰的机翼一侧,抖了抖光剑。


这是无声的叫嚣。


星际海盗灭了一波又一波,整整两个小时,靖安一马当先,挡在了舰队正前方,将所有的主炮攻击尽数化解。


敌机如狼似虎的扑上来,王凯幽深的眼眸中倒映着火光,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下一波部队中央的机甲,在通讯器的紧急信道中说了一句话——


“为了帝国。”


没有人回应他,但白银军团的机甲们纷纷朝靖安号靠拢过来,巨大的机械手臂轻轻一抖,皆化为一柄锋利的光刃,利刃扫过星空,尾随其后的光晕照亮了每个人的眼睛。


为了帝国。


敌机一层又一层的糊上来,军舰主炮的进攻紧随其后,然而炮火的落点处无论在哪里,都有一柄光刃准确无误的将它挥开。防护罩发出一声声闷响,继而震荡出一圈圈光晕,庞大的能量瞬间被激荡出去,消失于无形。


一架机甲急急驶来,王凯认得那架漆黑的机甲,那是镇守黑眼星系多年的,被利亚八世赐名的机甲——灭绝。驾驶台坐的那个人更是让他无比熟悉,在记忆的最深处,那双操纵着操作杆的手掌会温柔的落在他的头上,随后会简单粗暴的在林笑抒的头上招呼一下,这是王凯仅存的,关于林剑韬老将军的回忆。然而此时此刻,他们阵前敌对,王凯记得,按照辈分,他应该称呼对方一声林伯伯。


乱了,一切都乱了。


透过有能量层保护的玻璃,王凯看不清林剑韬的表情,只能看见他拿起手边的通讯器,声嘶力竭——


“折损这么多机甲,还拿不下一个王凯吗?”


“机甲部队全数出动。”他命令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让王凯葬身于此。”说罢,灭绝开始提速,逼近了悬停中的靖安。一颗流弹破风而来,王凯抬手挥退,两架机甲在半空中对峙。


靖安号的能量罩已经变得浅薄,王凯看着能量充盈的灭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经过长时间的战斗,白银军团的能量已经从之前的百分之百下降到百分之六十,而黑眼星系的守军和星际海盗正在一波又一波的冲上来,更何况眼前还有一个难缠的林剑韬。


靖安银白色的机身已经伤痕累累,它的能量所剩无几,唯独手上的光刃耀眼夺目。王凯操纵着靖安一点一点退到了主舰的能量罩之后,他拿起通讯器,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尽量平静——


“听好。”Alpha深深吸了口气:“林氏余党一个不留,我若战死……”王凯的眼前闪过胡歌的面容,他闭了眼睛,咬牙道:“我若战死,勿埋我骨……”


“长官……”通讯器里传来主舰指挥官愣愣的声音,王凯却没听进去,他满脑子都是下一句话,因为那句话,是他留给胡歌的,无法说出口。


“我若战死,勿埋我骨;你心之内,容我永住。”


王凯狠狠心,猛地一推操纵杆,离开了能量罩,正面和林剑韬对上了。大大小小的机甲从靖安旁边呼啸而过,冲进了白银军团的阵型中,离子光炮在星空中爆裂开来,激起的尘埃模糊了所有人的眼睛。灭绝张开漆黑的手臂,也变作一柄光刃,直直朝靖安削去。


王凯心头大震,连忙侧身躲过,却也只是堪堪躲过,防护罩被光刃触碰到,砰地一声,炸裂城万千碎裂的火花。


刹那间,王凯的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金属碎块剧烈地燃烧,宛如一团烟火绽放在他眼前。不远处,灭绝黑漆漆的机身笼罩着一层赤色的光芒,正提着剑站在他身旁。两台机甲剑拔弩张,王凯心中知道,无论是能量还是作战经验,他都不是林剑韬的对手,所幸敌军机甲大部分都被击落了,要是再来一支机甲部队,只怕一定要死在这里了。上校先生当机立断,拍开通讯器的开关:“机甲部队准备,一定要击落灭绝。”


然而通讯器却没有回应,起初王凯以为是某支部队占据了紧急通讯的信道,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怎样的境地。上校眼光一寒,起先通讯器中传来的声音萦绕耳畔。


“总指挥中心信号疑似受到干扰,现宇宙海盗可能闯入指挥部,请求增援。”


总指挥中心的信号一定是被敌军切断了!王凯神色一凛,试图用靖安来提醒身旁的机甲部队击落灭绝,然而遥远星空中白光大盛,继而光柱激射,势如破竹。


是主炮。


王凯来不及多想,一个闪身闪到防护罩后,伤痕累累的机械手蓄满能量变成金光四射的盾。驾驶舱内黯淡的红光闪了又闪,警报滴滴作响,昭示着这架机甲能量枯竭,光柱蜂拥而至,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架不大不小的机甲极速驶来,一步冲上前,严严实实的挡在了靖安身前。


这架机甲王凯再熟悉不过,那个人曾经无数次高调的驾驶着它闯进自己的宅邸,而此刻,这架机甲散发着银色的光辉,与金色的能量罩相接,透过舷窗,王凯看见林笑抒脸上安然的笑意。


银色的光柱尽数打在这架机甲上,轰鸣声和爆炸产生的火光占据了王凯的感官,上校先生无知无觉,然而抬手一抹脸,满手都是滚烫的泪滴。银色的机甲直接被击落,整个金属机身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下坠,即将沉没在浩瀚无垠的星河里。


王凯眼前一片模糊,然而他还是看见那个人拼尽全力做出来的口型:“对不起。”


Alpha的脸上汹涌着滚烫的泪水,林剑韬显然也没有料到这种场面,他睚眦尽裂,直直朝王凯扑过来,一副要手刃仇敌的颓唐样子,似乎丧子之痛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王凯眼中起了一团火,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恨意,他顾不得滴滴作响的警报声,一把推开引擎,全速冲向灭绝。


砰地一声巨响,银白色的机甲狠狠撞上灭绝坚硬的外壳,裂开无数纹路,巨大的冲击力下,林剑韬也没有讨到一点好,险些被撞得晕了过去,然而王凯却是拼尽全力了,靖安在空中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光芒骤然熄灭,同灭绝一起直直下落——


白银军团的主舰试图接住它,可这并没有用,靖安下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王凯闭了眼睛,通讯器却忽然作起妖来,一阵嘶嘶声后,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是胡歌,白银军团中尉军官,紫薇星系王凯上校的终身伴侣。”


“现在,我正式传达上校长官的决定——林氏余党一个不留。”


是胡歌!王凯一下子睁开了眼睛,Alpha的脑子飞速旋转着,那个Omega一直在远处注视着这场战争吗?他是不是觉得自己蠢得要死优柔寡断呢?


靖安高速下落,上校先生想拍开通讯器和自己的伴侣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这个境况还不如不说,他系好了衬衫的扣子,任由自己沉沦,就此成为浩瀚宇宙中的一颗粒子。


就在这时,一架机甲毫不犹豫的冲过来,又是一位老朋友,帝国最新产的RJ-926429、自己送给胡歌的聘礼、用两个人的名字命名的、整个帝国最漂亮的机甲。


只见凯歌号急速前进,两只金属手臂张开,想以一个拥抱的姿势抱住靖安号,可还是太迟了,胡歌扑了个空,靖安号的尾翼已经起了火,一时间警报四起,整架机甲朝着深渊急坠而去。


“开启防护罩。”王凯上校拼尽全力将最后的能量注入到防护罩里,极速坠落的过程中,他离舰队越来越远,失重的眩晕感阵阵袭来,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王凯坠落在一处空地,他无法动弹,意识也不甚清醒,身旁尽是爆炸之后的烟火气,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灭绝坠落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满地废墟之中慢慢爬起一个人来,艰难的、一点一点往王凯这边挪动,嘴里吐露出怪异的诅咒。


“王凯……我要你偿命……”


王凯不想理会,林剑韬已经被恨意冲昏了头脑,再也不是那个威名赫赫的帝国将军,也不是童年温情的林伯伯。年轻的上校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军靴里,那里面藏着一把离子光枪,他还不能死。


他不能死。


然而枪还没掏出来,一道光柱直直射向那个摇摇欲坠的人影,又是一阵轰鸣声,震得王凯耳膜发痛。林剑韬扑通一声倒下,王凯艰难的转着脖子看向声源处,恍惚之中,Alpha看见一架银白色的机甲披星戴月而来,巨大的轰鸣声萦绕耳畔,离子光炮席卷着满目苍夷的战场,透过驾驶舱的舷窗,他看见Omega脸上温润的笑意。


笑听凯歌还,原来是这样的场面。


他恍惚的微笑起来,闭上了双眼。


世界终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TBC-


买了本子的妹子记得退款哦!抓紧退钱!抓紧退钱!抓紧退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4)
热度(53)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