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靖苏】沉湎(2)

沉湎

*现代AU

*巨型OOC/BUG 私设如山

*大学生简简单单的恋爱

*也算是对自己本人情感的顿悟

有一个故事,也只有一个故事,值得我们细细讲述。

前文走:  01

02

 

萧景琰拉上床帘之后有些僵硬地翻了个身,把头面向宿舍冷白的墙壁。

 

就在刚刚,那条刷爆了校园论坛的留言下,终于等来了另外一位正主的留言。

 

历史-梅长苏:会记得的,多谢@通信-萧景琰

 

萧景琰紧紧捏着手机,几乎要把它捏碎,他有些发恨地想:梅长苏怎么就能这样云淡风轻,为什么刚刚分手,就有人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向他表白?然而再次翻了一个身之后,萧景琰便轻而易举地想到了答案。

 

因为他傻。

 

梅长苏和他分手的时候说的明明白白,这是一场和平分手,没有谁对不起谁,也没有谁辜负了谁,说到底,这一场恋爱不过是两厢情愿。

 

可萧景琰还是拉住了梅长苏问为什么,他迫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梅长苏单方面提出了分手。他还记得梅长苏对自己的穷追不舍,记得他帮梅长苏捡起饭卡时对方那个温润的笑意,也记得对方大大方方地拉着他的手走过校园的每一条小路……

 

究竟是为什么呢??

 

梅长苏没有回答他,所以萧景琰还是想不明白。他一个纯理工男,除了年少时对好友林殊有过好感之外,从未谈过恋爱,所以他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两个人说散就散。他划开了手机屏幕,焦躁的情绪已经控制了萧景琰的大脑,他想要再说些什么话去挖苦对方,可又觉得卑劣而小气;他想给梅长苏打电话,却又想到分手时梅长苏和他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怎么个各生欢喜法?

 

萧景琰辗转反侧,终于坐不住了,他腾地一下翻身坐起,然后快速下床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非要把那个人揪出来不可!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哪一位老大哥在他刚失恋就来挖梅长苏。萧景琰浏览着网页,那个帖子依旧是第一位,萧景琰点进去,看了一眼发帖人的ID,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老本行——查对方的IP地址。

 

萧景琰的动作很快,干净利落,很快就查出了对方,然而在找到那个IP地址的时候,萧景琰控制不住地骂了一句脏话。

 

“操。”

 

在一旁敲代码的室友列战英不明所以,走到萧景琰身边想要询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然而话还没有讲出来就看见了萧景琰的电脑屏幕,列战英把嘴里的话又咽了下去,然后转身离开了。

 

那个地址离萧景琰很近,同一栋宿舍楼的六楼,那个地理位置应该存在的门牌号码萧景琰也很熟悉,而那里住着的人……

 

萧景琰解锁了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喂?”

 

“萧景桓,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怎么样?”对方笑了笑,“这还只是第一步,这你就受不了了?当时你把人抢走的时候不是挺厉害的吗,萧景琰?你哥哥我也不是第三者插足,我想怎么样?这话轮不到你来问我吧?”

 

“你……”萧景琰被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气得够呛,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萧景桓,我警告你,别打梅长苏的主意,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萧景桓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在电话另一边哈哈哈哈哈笑个不停,“我有什么目的,景琰,你也太会往别人身上安罪名了吧?难道你母亲林静就教会了你这些吗?”

 

一听对方提起自己的母亲,萧景琰的火气蹭地一下就窜上来了,“你还敢和我提我母亲?萧景桓,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允许你接近梅长苏一步,决不允许。”说完,萧景琰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的壁纸还是萧景琰和梅长苏的合影,萧景琰是个全校皆知的直男硬汉,根本不会搞自拍这种东西,更何况加猪头贴纸?萧景琰盯着壁纸图片里的两个猪头,想了想,还是给梅长苏打了电话。

 

萧景琰心里很乱,他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心绪就更乱了,梅长苏过了很久才接电话,他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还有些飘,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哭过了。

 

“你喝酒了?”萧景琰问。

 

“一点点。”梅长苏声音里带着些许笑意,萧景琰眉心直跳,他觉得梅长苏绝对喝了不止一点,相处这么久了,对方的酒量他还是了如指掌的,不由得有些急,语气也不是很好。

 

“为什么喝酒?”

 

“因为我口渴啊……”梅长苏那边语调怪怪的回应,萧景琰已经能想到他那副样子了,他揉了揉眉心,又问道:“为什么分手?”

 

“……”

 

梅长苏没有答话,萧景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根本没报太大希望,他也不能指着这个醉鬼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可是有一句俗话是这样讲的,叫“酒后吐真言”,萧景琰想,梅长苏会不会在神志不清醒的时候对自己吐露真相。

 

然而过了大概有三分钟,梅长苏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萧景琰摇了摇头,已经打算放弃,他说:“你好好休息,好好睡觉,需不需要我去……”

 

“照顾你”这三个字还没说出来,梅长苏就用一段长且突如其来的哼哼声打断了萧景琰的话语,然后他长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景琰。”

 

“能不能别再透过我看他了。”

-TBC-

说好的日更填坑产爆,不产粮是小狗!

然而我看评论,大家好像很想看我汪汪汪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就——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撸狗头什么的也满足你们,嘻嘻w

这个狗血的现代坑哟,你们想不想知道猪头靖苏啥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爱死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47)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