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暴躁老哥。

这是一只名叫朝朝的小酥饼。
不知名表情包lo主(ʃƪ ˘ ³˘)
国家一级退堂鼓演奏家( ・ㅂ・)و ̑̑
狗血满钵盆🙈极度自恋,觉得自己写文烂到家,老脸美如花٩(*´◒`*)۶
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
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视奸,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转发,我爱你们,cnm。
lo主懒,所有cp都用一个号刷,自拍会刷屏,所以慎fo :)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睡前故事】莫凄然的凄美暗恋

大家好,我叫莫凄然,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要祭奠我死去的凄美爱情!(你给我滚!)

 

其实是这样的,今天看见列表的一位小姐姐感慨青春年少,看了小姐姐的事情,觉得十分可爱,所以撂下了手头的更新也来感慨一番,希望别被大家嫌弃哈。

 

现在回首我年少轻狂做的那些狗事,真的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就非常的矫情做作无聊到爆炸,如果让我看我小时候做的狗事,我绝对抡圆了胳膊把当年的自己扇飞,真的是太傻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咱们废话不多bb,我来给大家讲一段凄美的暗恋故事。

 

我这个人吧,打小就非常早熟,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我从小学的时候就能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不行,而且纵观我的恋爱史,我真的对于优秀的理工男毫无抵抗之力,尤其喜欢那种能给我讲数学题的男孩子,看着对方被我的傻脑子气得半死我还迷之开心(鬼知道我这是个什么心态),而且如果对方显示出厌恶之心我就会痛哭一场发愤图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如果对方觉得笨一点没什么还能摸摸头耐心地再讲一遍的话,那我就完全退化成恋爱脑了,会的题也一定要求小哥哥好好讲解!

 

所以依照这个想法,我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也是一位优质理工男,现就读于帝都某高等学府(就是耳熟能详的那一个啦),这位老哥是我小学时候的班长,我前桌的前桌,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是张女士闺蜜家的孩子,小时候张女士她们闺蜜们开茶话会,就会带孩子一起。

 

张女士有一个闺蜜是开超市的,所以每次茶话会的地点都在那位阿姨的店里,大人们分分钟用零食让我们这群小屁孩闭嘴。我这个人从小就特别馋,偏爱葡萄味的糖果,有一次张女士她们开茶话会,我们这群小屁孩在一边吃零食,那个阿姨家就只剩一支葡萄味棒棒糖了,然后被这位老哥无情抢走了。

 

我就很气!但是我还要维持自己的乖乖妹形象,你抢了我的糖我不能哭,我还要面带微笑地看着你在我面前舔它,简直委屈巴巴!最可恨的是他明明知道我喜欢那个糖,他还抢,抢就算了,还非常浮夸地在我面前吃,于是我默默地开启记仇模式,疯狂记仇,把这位老哥拉进了黑名单。

 

我当时就发誓,绝对不要和他有任何交流了!小孩子的恨意来的都是特别快的,前脚如胶似漆后脚就能不共戴天,结果我万万没想到,上小学的时候,我妈和他妈一商量,把我俩弄进了一个班里。

 

他不大喜欢我,因为我小的时候很爱哭,所以他叫我鼻涕妞,开学第一天我在学校门口抓着张女士的衣服哭的声嘶力竭(因为我们那个班主任长得很凶,我不想去上学嘤嘤嘤),他正好从旁边经过,就把我抓着张女士衣服的手掰开,拉着我进了班级。

 

没错,我就是这么惨。

 

最惨的还在后面,我一边吸鼻涕一边被他拉着,我爸我妈看不见我的时候,这货就把我的手甩开了,然后对着还在抽泣的我说:“鼻涕妞,在这个班里你就当之前不认识我,知道吗?”我懵了,边擦眼泪边一脸懵逼地看他,然而人家也不理我,直接把我丢在后面大步流星地走了,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年一班在哪里。

 

后来他做了我们班的班长,我也信守承诺,当做从未认识过他,整个三年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交集。结果突然有一天,张女士给我报了一个数学班,老师是一位退休老教师,我中午还可以去那个老师家吃午饭。结果我去了才知道,那位女老师是那货的姑姥。

 

他的姑姥是一个非常和蔼的老太太,我也叫她姥姥,她对我就像亲外孙女一样,比我姥姥好多了,但是她也和张女士等人犯同一个毛病,都觉得我和那货的关系很好。我的数学非常差,从小就对数字非常不敏感,而那位的数学启蒙都是姥姥教的,所以难免有所对比,姥姥也经常和我说一些他小时候的糗事,我听了就非常开心,一想到那种故作姿态的大公鸡小时候也有那种糗事,我就开心的快要起飞了。

 

有一天,他在班级和其他女同学闹,我们俩隔两个座位,他往后面扔一本特别厚的书,结果就砸到了我的脑袋上,当时给我疼的哟,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整个人就趴在桌子上偷偷地哭,他也慌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我俩小时候就认识,这三年也没有任何交集,他不敢碰我,就一直在我旁边坐着,用一本薄薄的书给我扇风。(我也不晓得我在那里哭他给我扇风管个屁用,难道是怕我哭热了吗?)

 

当时他也没和我道歉,等到第二天我去上学的时候,发现我的书桌里有一个铁盒子,我打开一看,满满的都是葡萄味的棒棒糖。糖里藏着一个小纸条,写着:“鼻涕妞对不起,昨天和以前都对不起。”

 

我抬头瞅了瞅前面那个不自在的后脑勺,偷偷打开一个棒棒糖塞进嘴里,很甜。

 

大概是因为这么一件事吧,我的记仇模式也就停下来了。从四年级开始,寒暑假他都会去姥姥家和我一起补习数学,姥姥还是那个幽默风趣的姥姥,当天任务完成之后就会拉着我俩一起斗地主。我们的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一分一个脑瓜崩儿。因为我赢的次数太少了,所以每当我有弹他脑瓜崩的机会,我都会特别使劲儿,相反的,他弹我的时候就像是挠痒痒,特别轻,小心翼翼地只碰我的头发,连头皮都触不到。

 

那个时候太小了,根本不懂领情这码事儿,也不觉得他对我的态度真的有所缓和,因为我单方面认为他是在姥姥的眼皮底下给自己加戏,还在心里宽慰自己说随他去随他去,结果五年级的暑假,少年人的身量也长起来了,他也变得好看了,我才觉出一点儿不对劲来。

 

那个时候的春晚,第一引人注目的是本山大叔,第二就是刘谦老师的魔术,那个时候的中二少年都会用自己的零用钱去买一些魔术道具,他也不例外,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变魔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那个变硬币的魔术,具体怎么变的我有些忘了,反正就记得他在脖子后面掏出个硬币来,那一次我还摸到了他的脖颈,很滑,手感很好。

 

假期朝夕相处,开学就是路人,这就是我们的小学。我前面说过了,我对理工男毫无抵挡之力,这位也是第一个给我讲数学题的男孩子,每次他给我讲题的时候我都觉得他特别帅,特别特别好看,所以他讲完附加题让我做的时候,我都做不出来,于是被他鄙视。

 

五年级的一天,姥姥突然有事外出,张女士也不在家,我的午饭成了问题,结果我万万没想到姥姥把我安排到那货的家里吃午饭,正上着英语课呢,班主任突然推开教室的门叫我的名字,说:“xxx,你中午和xxx回家。”

 

那一瞬间,我觉得全班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我不可置信地和他对视了一眼,他也是一脸惊愕,然后移开了目光。那个年纪的男生女生都是特别八卦的,我同桌就用胳膊怼我,问我说:“你俩啥关系啊,你怎么就中午要和他回家啊?”

 

我搪塞道:“没啥,就是家里认识。”

 

结果后桌突然探出头来说了这么一句:“你俩这是见过家长的节奏啊。”

 

“请你滚好吗?”我非常没有风度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整堂课心烦意乱,很快就放学了,我同桌以为那货会等我,然而对方并没有,勾着他好哥们的肩膀大步流星地就走了,我根本不知道他家在哪儿,我就赶紧在后面追,他大概是知道我在后面跟着他,也慢慢放慢了脚步。他哥们到家之后就只剩我俩,大概是觉得尴尬,他又加快了脚步,我就在放学大军里到处找他,还不想让自己显得非常刻意,就是偷看的那种,然后一时不查撞在了电线杆上,再次被他鄙视了。

 

他就和我保持水平,一路一言不发慢慢悠悠地走,他家是五楼,走到楼道里的时候有一户人家正在搬家,两个男人往楼下搬一个特别大的水族箱,楼梯间很狭窄,他走在我前面,看见对方的时候直接伸手把我护在了墙角,给对方让路,我靠在墙角看他肩膀的时候,忽然接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天啊,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矫情。)

 

反正就这么一件事让我小鹿乱撞芳心暗许了,然后那天在他家吃午饭,席间他也疯狂往我碗里夹菜,夹的最多的就是酸辣土豆丝和红烧鸡翅,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啥,午觉我俩也是一个床上睡得,只不过他全程背对着我,我也不敢直面他的后背,背对着他躺,没有一分钟是闭眼睛的。

 

大概是从那天开始吧,我每天都偷看他,看他的后脑勺脑补他听课时的表情,本来我以为他妈和我妈还会随便一合计,中学还把我俩弄到一个班去,结果他学习成绩特别好,他妈带他去外地读书了,走之前他问我要不要一起,我说了不。

 

就这样失去了联系。

 

小学的时候都写同学录,我没给他,可是不知道他在哪里弄了一张,小升初放假之前,我整理同学录,忽然发现最后一张是他的名字,留言处是当年特别流行的非主流组合字“勿忘我”,而且非常恶俗的画了一颗小心心。

 

当时的我看着那个小心心,就在想他是喜欢我的吧?是喜欢我的吧?

 

结果完全没好意思问,考试过后他就和他妈妈去了外地读书,这段暗恋也就无疾而终了。

 

直到我高中毕业的学子宴上,他妈妈来吃饭,和张女士说:“我们家xxx小时候特别喜欢你家xxx,就是这孩子太坏了,总偷摸欺负你家xxx,这不,他今天都不敢和我一起来。”

 

我听了这话之后只能装乖和阿姨笑笑,心里却很酸。

 

你不在的这些年,我遇见了好几个优质理工男,他们都会给我讲题,他们不像你那么凶,细致又耐心,轻声细语,要是学不会就能给我讲一遍又一遍。可是他们不会在我的书桌里放一大盒葡萄味棒棒糖,也不会小心翼翼地猫挠一样弹我脑瓜崩,更不会叫我鼻涕妞。

 

我遇见再多的人,都不会是你了。

 

他的名字是一鸣,取的是一鸣惊人之意。

 

他做到了。

 

我莫凄然现在回忆着和他的过去混更新,不知道他现在在帝都牵着谁的手呢?


评论(6)
热度(12)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