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暴躁老哥。

这是一只名叫朝朝的小酥饼。
不知名表情包lo主(ʃƪ ˘ ³˘)
国家一级退堂鼓演奏家( ・ㅂ・)و ̑̑
狗血满钵盆🙈极度自恋,觉得自己写文烂到家,老脸美如花٩(*´◒`*)۶
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
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视奸,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转发,我爱你们,cnm。
lo主懒,所有cp都用一个号刷,自拍会刷屏,所以慎fo :)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逆舟【喻黄ABO/又名黑道大佬爱上我】(5)


*ABO文

*OOC/BUG都有

*狗血掺毒 私设满天飞

*黑道大佬喻&外科医生黄

梗概:我爱你,如逆水行舟

前文: (1) (2)  (3)  (4)tag走→喻黄《逆舟》



(5)

 

傅总的事情尘埃落定,喻文州也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假期。

 

一些影视作品里的黑道大佬都是不要命的狠角色,可喻文州不是,他是狠角色,但是他惜命。想他喻文州从小就在父辈的庇护下平安长大,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结果十八岁的时候从老爹手里接下这沉甸甸的担子,闯进这血雨腥风,一朝变成了呼风唤雨的大佬。喻文州现在二十岁出头,却早已蹉跎出铁石心肠狠戾手腕,单单是“喻文州”这三个字就足矣让G市人闻风丧胆,关于他的传闻数不胜数。

 

得知自己的病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喻文州之后,黄少天缓了好几天没和喻文州发短信说垃圾话,但是他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心里有话怎么都咽不下去,消停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这一日,黄少天吃完午饭无所事事,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删垃圾短信,他翻着翻着,忽然翻到了之前和喻文州客客气气的短信,黄少天摁了编辑键,本来想把自己和黑道大佬的短信全部删除,可手指在屏幕上停顿了几秒钟,最终没有点下去。

 

喻文州于黄少天而言,是一个及其特殊的病人,因为这个病人带着他见识了一个不一样的领域,放在从前,黄少天死都不会相信,令人微风丧胆的黑道大佬喻文州其实是那么一个文质彬彬的样子,要不是信息素威压骗不了人,黄少天有非常充分的理由相信对方是一个被绑票的Omega。

 

只可惜喻文州并不像黄少天想象的那样无害,也不像传闻中那样骇人。年轻的医生拉开办公室的抽屉,那天喻文州染血的衣服还安静地躺在里面,黄少天想了想,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短信。

 

“喻先生,您最近忙吗?上一次您的衣服放在外科了,您看怎么处理?”黄少天斟酌再三删删减减,最后打了这样一条短信出来,十五分钟后,喻文州回信了。

 

“抱歉刚刚才看见短信,那件衣服并不是特别重要,少天你自行处理吧,以及叫我喻先生也太见外了吧,黄医生。”

 

黄少天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喻文州的短信,叫喻先生见外,那他应该怎么称呼喻文州呢?叫喻总??这还不如叫喻先生,听着还有些神秘感,那个《上海滩》里面不都什么冯先生吗??黄少天挠了挠头发,一提到《上海滩》,他忽然想到李许文强还有一个强哥的称呼,于是Omega不由得脑补了一下自己管喻文州叫“州哥”的情景,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黄少天有些烦躁,就在这个时候来了病人,他也就把什么喻总喻先生喻文州和州哥都抛到脑后去了,给病人处理完伤口回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手机安静地在桌面上躺着,黄少天伸了个懒腰刚坐下,手机就响起来了。

 

是喻文州的电话。

 

黄少天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喻文州三个字,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然而身体总是更诚实的,他还没来得及想好应对之策,手就不听话的伸了出去,接通了电话。

 

“少天?”

 

“恩……是我。”黄少天有些尴尬,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好该怎么称呼喻文州才不显得见外,他又不可能接了电话就大大咧咧的蹦出一句:“州哥啊,我是少天,你找我啥事儿啊?”

 

这还不如叫他去死。

 

听着黄少天支支吾吾的声音,喻文州在电话那头轻笑了一下,然后清了清嗓子道:“我看你那么久都没有回短信,不知道你这边什么情况,所以打了个电话问问,是我之前短信里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了吗?”

 

“没有没有!”黄少天连连否认,然后连珠炮一样解释:“刚才来了一个有些麻烦的患者,一直忙到现在刚回办公室。”

 

“原来是这样,医生真是辛苦啊。”喻文州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继续道:“上次说荣耀里互加好友,但是我等了好几天你都没有加我,是因为最近太忙了所以没时间上有些吗?”

 

“是的……”黄少天非常心虚的承认了,然而内心非常雀跃地想:还好我已经建好了小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医生压抑着心中的窃喜,一本正经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加我,因为我不一定什么时候能上游戏呢,我的ID是流木,一个小剑客,非常非常的垃圾……”

 

“我记下了,少天。”听筒里传来敲击键盘的声音,听起来是喻文州正在搜索他的ID,“加好了,那我们就荣耀见吧。”

 

“好的,我们就荣耀见吧。”

 

撂下了电话,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马上就到下班的时间了,黄少天打开抽屉,把喻文州那件报废的衣服装进了自己包里,然后收拾好东西美滋滋的下班了,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几天前在喻文州家里搜他医药箱的某彪形大汉。

 

对方拦住了黄少天的去路,直接开门见山道:“黄医生,喻先生在车里等您。”

 

顺着对方的手势一看,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黄少天心里暗暗说了一声“woc”,然后认命地往那辆车的方向走去,拉开后座车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喻文州万年不变的笑脸,这位大佬今天穿着一套休闲装,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喻文州的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页面正是荣耀,流木的介绍页面。

 

“未经允许就跑来找你了,少天不会生气吧?”


黄少天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别说他根本不敢生喻文州的气,就算喻文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面对这样温柔的笑意,黄少天也是舍不得说一个不字的。

 

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一向迟钝的黄少天终于意识到——只见了三面,几条短信一通电话,他就被喻文州吃的死死的。

 

逃也逃不掉。


-TBC-

评论(2)
热度(67)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