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留白(8)

*我来更新啦!

*广州梅风的三本小料的二刷已经结束啦!从后天开始陆陆续续的发货啦,注意查收哦!而且被我抽中福利额小可爱们的本子也会一起发出,注意空降快递哦!感谢支持(鞠躬

 

留白【凯歌/ABO】

 

#ABO设定#

#娱乐圈文,私设如山#

#圈地自萌,拒绝KY#

#一切都是脑洞,请勿对号入座#

Words  by  莫朝朝

前文走——(1)(2)(3) (4) (5) (6)(7)tag请走——凯歌《留白》

 

Chapter8

 

所有阴霾过去之后,日子自然过的明朗起来。

 

胡歌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乖宝宝,听从王凯的指挥乖乖养伤,让往东绝不往西,让下河绝不抓鸡。而蔡艺侬和王凯反复推敲着胡歌的复出计划,他们想让胡歌光彩熠熠的再次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他们二人都知道,胡歌不是一汪泉水,他受到的伤害从不会水过无痕,如果一定要用比喻手法的话,胡歌更像是一尊瓷器,碎过后每一个修补的痕迹都看得见摸得着,正是如此,他受过的苦与置之死地与后生的坚强彼此交杂,才能绽放出炫目的光彩。

 

眼看着胡歌的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整容的事宜也要被提上日程了。

 

那是一个太阳很好的下午,蔡艺侬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香港,她按响门铃的时候王凯正在品尝锅里玉米排骨汤的味道,看看是否还要再加一些细盐调味儿,就被敲门声弄得毛手毛脚,烫坏了柔软的舌尖。

 

蔡艺侬风风火火的进门,她略过王凯有些埋怨的眼神,幽幽道:“好香啊,玉米排骨汤的味道。”

 

“蔡总好鼻子。”王凯在一旁皮笑肉不笑,虽然说他一个大男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不至于记仇,烫了个舌头就这么不自在,可王凯偏偏是一个对疼痛特别敏感的人,这个仇,着实得记个几分钟的。

 

“你们下午茶时间煲汤喝?歌歌,这生活习惯有点儿特殊啊。”

 

正在阳台摸猫的胡歌闻言笑了笑道:“自从受伤之后凯哥就不让我喝咖啡了,两个大男人整天窝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他每天还要给我熬各种药煲各种汤,我就想要是把下午茶时间拿来喝汤也不乏是一个好办法,我们俩还可以碰碰碗干了这碗好汉汤,还可以给凯哥补一补身体。”说着,他放开了怀中的猫儿。笑的狡黠,“毕竟,照顾我这件事儿已经足够他糟心了。”

 

“我可没这么说。”王凯做了一个甩手的动作,“歌歌,你可不能见了我老板就告我的状,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

 

胡歌吐吐舌头表示并不撤回自己的控诉,他下巴微扬,使劲儿往王凯那里努:“不知道是谁,每次收碗的时候都说我懒,只知道嫖猫,我还是个病人呢。”

 

“好好好,病人最大。”蔡艺侬适时的插话,她实在是不知道要是自己懒得管这两人的官司,正事儿还能不能说出来了。胡歌就算了,孩子心性还是个Omega,难免爱玩不周全,她实在是想不出一向成熟稳重的王凯怎么到了胡歌这儿也开始皮起来了,两个人吵吵闹闹真是好不聒噪。

 

在蔡总的“调节”下,两个人终于不互相揭短了,于是这三个人就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手上捧着一只汤碗,喝起汤来。排骨鲜美不膻,玉米清甜可口,这一碗汤下肚,蔡艺侬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发起汗来,她放下汤碗,拢了拢头发,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了王凯。

 

“你看看。”

 

王凯大致翻看了一下, 是关于胡歌今后的工作安排,被排到第一位的就是《射雕英雄传》剧组,王凯知道,剧方一直没放弃胡歌,所有人都在等他,等那个少年意气的郭靖。少年意气犹在,只是容颜却不能如初了。

 

王凯粗略的翻了翻,便把文件夹放下了,他觉得胡歌对于以后要发生的事情也是有预料的,他们同塌而眠的时候也曾经聊过整容的这个问题,当时的胡歌是这样说的——“当我第一次看见这张脸的时候,我很诧异,我不知道镜子里的是谁。可当我摸到这张脸的时候,我能感受到一阵阵刺痛,感受到那些结痂的伤口、起伏的缝合线隐隐作痛,我用清晰的左眼去看每一个人,在那些眼睛里,我能看的到的除了怜悯同情之外,还有对我的担忧。”

 

当时的王凯闻言抱紧了胡歌,胡歌却并没有贪恋这个宽厚温暖的怀抱,他把自己的头从王凯的臂弯里挪了出来,继续道:“于是我用回归幕后这个借口安慰别人,也用它蒙蔽自己,给自己找一条退路,可是当我知道张冕死了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不能再骗我自己了。那些血淋淋的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活下来,是命运,是幸运,是以命抵命,我活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着。”

 

“我得活成所有人都想看到的那样。”

 

王凯看向胡歌,却发现对方的视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牢牢的锁在了自己身上,双目交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就只是互相盯着看。只是他们眼睛里盛着的情感实在是叫人看不真切,良久,王凯做出了妥协,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几乎是同时,他听见胡歌开口了。

 

“蔡总,所有的计划都开始吧,不论是手术还是专访拍戏写书,都开始吧。”

 

胡歌微笑着抚摸着伤痕累累的脸,他捧着自己的脸,就像是在和它做一场沉重的告别。

 

“我不能一直这样活着。”他这样说着,又看向王凯——“混吃等死,辜负的,又何止我自己。”

 

-TBC-

 

作者废话:好啦,矫情铺垫了这么久,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可能会有复仇有商战,有标记,有发情(终于有点儿ABO的样儿了)

当然了,更多的是一路同行,浩然正气,两个人风雨同舟,过险过难。

期待!

 

 

 

 

 

 

 

 

 

评论(11)
热度(112)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