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暴躁老哥。

这是一只名叫朝朝的小酥饼。
不知名表情包lo主(ʃƪ ˘ ³˘)
国家一级退堂鼓演奏家( ・ㅂ・)و ̑̑
狗血满钵盆🙈极度自恋,觉得自己写文烂到家,老脸美如花٩(*´◒`*)۶
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
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视奸,欢迎三次元的狗逼转发,我爱你们,cnm。
lo主懒,所有cp都用一个号刷,自拍会刷屏,所以慎fo :)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所有文章禁止转载❗

【凯歌】往后余生

【凯歌】往后余生

 

#全是妄想#

#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拒绝撕逼#

梗概:一个早就公布恋情,当众求婚还成功结婚的故事。

 

北京这场落地就化的雪下了小一天。

 

王凯裹着一身的寒气打开家门,手里大包小包地拿着一堆东西,一双手冻得通红,他一边呵着手一面快速踢掉自己的鞋,“咣当”一声关上了门,把冷空气全部隔绝在外。

 

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胡歌赤脚踩在茶几下的小毯子上,猫咪靠在他脚边闭目养神,他鼻梁子上架着一副圆框眼睛,膝盖上搁着笔记本电脑,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听见声音之后朝玄关处喊了一句:“回来了?”

 

“回来了。”王凯抖着头上的雪,他先把手里的菜放到了厨房,然后搓着手往客厅走,一面走一面叨叨起来——“我刚才看见虾特好,活蹦乱跳的就买了点,咱们今晚吃茄汁大虾、糖醋小排、蛋黄焗鸡翅、夫妻肺片怎么样?”

 

“可以。”胡歌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他合上电脑往茶几上一放,走过去抱了王凯一下,男人的身上还夹带着屋外的冷气,胡歌一个激灵,缩在王凯颈窝里抱怨:“天这么冷啊?”

 

“是啊。”王凯挑了挑眉毛,“明明是3月里,可这场雪下得没完没了,也堆不了雪人,倒是冷得扎骨头。”

 

“那就再做个汤吧,天太冷了,我想喝罗宋汤。”

 

“都听你的。”王凯侧头亲了胡歌的脸颊一口,熟练地洗手穿围裙做饭去了。胡歌坐等着吃饭,他躺在沙发上一手撸猫一手刷朋友圈,正刷到袁弘和他媳妇挑战牛油果海盐酸奶挑战到呕吐的时候,突然弹出来条新闻吓他一跳——【震惊】据知情人透露,胡歌王凯貌合神离即将分手。

 

胡歌看到这个消息,先是头痛地拍了一下脑门,然后朝厨房喊道:“王凯,有人说你要跟我分手!”

 

王凯正忙着炒菜,厨房里油烟乱飞,他根本听不清胡歌说了些什么,只能茫然地喊了一声“啊?”作为回应,胡歌知道他这是厨房式耳聋,也就没再说话,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王凯摆好碗筷招呼沙发瘫的胡歌洗手吃饭,餐厅飘香,胡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直勾勾盯着盘子里的鸡翅,王凯被他这熊样逗得一笑,忍不住拿筷子敲了一下对方的头,催促道:“快去洗手。”

 

胡歌蹦蹦哒哒地跑去洗手了,王凯给他盛好了汤,热气氤氲,一口喝下去从食道一路暖到腹腔,一碗汤很快见了底,胡歌满足地晃了晃脑袋,然后他放下碗,换了一副非常认真的神情对王凯说:“刚才我跟你说的是,有媒体说咱俩要分手了。”

 

胡歌说这话的时候,王凯正在给他剥虾,炸过的虾壳并不算好剥,但王凯把这件事做的细致又认真,不到片刻,虾肉就被完整地剥离,他又把这只虾放到茄汁里蘸了蘸,然后稳稳地放在了胡歌的米饭上。

 

“这种说辞不是从咱俩公布之后一直存在吗?我猜是最近没什么新闻可炒再加上你太久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所以媒体又把咱俩拖出来炒冷饭。”

 

“总炒冷饭有什么劲?”胡歌拿筷子戳着那只虾,“咱俩真的是——整天被分手,从没分手过。不过也可能是我太久没接戏了,所以媒体这样编排我。”

 

“是啊。”王凯一边剥虾一边接话,“咱俩简直是两个极端,我这儿基本没有闲着的时候,这么一对比,你都快闲的长毛了。”

 

“你这是嫌弃我不工作了?”胡歌翻了个不大的白眼,一时间戏精上身,委屈巴巴地问王凯,“你是不是不想养我了才赶我去工作?啊!我真的是太难过了,扎心了凯哥,你竟然嫌弃我不工作,唉,果然是不挣钱没人权啊嘤嘤嘤……”

 

王凯看着胡歌这副戏精上身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他又将剥好的第二只虾蘸了汤汁放到胡歌碗里,忍着笑意道:“别演了,歌歌,咱俩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养谁呢!”

 

“我只是太久没看你演戏了,有点想看屏幕里的你。”

 

王凯这话说得实在真诚,因为太过真诚了,所以胡歌听进了耳朵里,他心里想着告诉经纪公司好好筛一筛剧本,面上却没显露出来。他眼角染上了几分狡黠,压低了嗓音撩拨道:“在屏幕上看我有什么意思?在现实生活中你不仅可以看我,还可以亲我、抱我,跟我负距离……”

 

“亲密接触”这四个字还没说出来,胡歌的嘴就被一个鸡翅塞住了,王凯及时制止了胡歌老司机的撩拨,只见他装模作样地夹了一筷子菜,冲胡歌来了个wink,“这种事儿就别在饭桌上说了吧?”

 

“那……卧室谈??”

 

话音刚落,一个蛋黄焗鸡翅就砸在了饭桌子上,卧室门口的酱弟还在懒洋洋地舔自己的小毛脚,刚舔了不到一个来回,它就看见自己的主人火急火燎地往卧室冲,“咣当”一声,卧室门被粗鲁地甩上,酱弟毛茸茸的身子被震的抖了抖,不多时,卧室里传出了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酱弟就在这声音里面不改色地舔毛,直到把身上的毛都舔顺,那声音也没停下来。

 

过了不到一个月,胡歌就接了一个新戏回了上海,王凯也马不停蹄地赶回剧组拍戏,两人聚少离多,每天只能微信视频煲电话粥。这一日,王凯脸上敷着保湿面膜和胡歌视频通话,胡歌在电话那头撸着猫,皱着眉头盯着王凯这个造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看你那副要笑不笑的样儿,你到底想说啥?”王凯敷着面膜,说话声也瓮声瓮气的,这下子胡歌笑的更欢,他边笑边道:“你这个面膜纸太小了,看起来好像是你这张大脸穿了一个吊带背心哈哈哈哈哈-……”

 

“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憋好屁。”王凯哼了一声低下头,直接把面膜纸摘下来了,开始拍脸上的精华液,看样子是不打算洗脸了。

 

王凯:“今天的戏怎么样?累不累啊?”

 

“还行,今天剧组有个采访,媒体又来炒冷饭了。”胡歌翻了个白眼,继续道:“因为我最近拍的都是婚后的戏,需要把原来的戒指摘掉戴上剧组准备的戒指,所以确定关系的时候你送我的那枚戒指被我配了个链子挂在脖子上了,结果今天记者看见我脖子上挂着的戒指,问我是不是感情不顺要和你分手了 。”

 

胡歌很无奈,王凯很头痛,他忽然有一种全国人民都希望他俩分手的错觉,但比起这个,他还是更好奇胡歌是怎么回答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的。

 

王凯:“那你怎么和媒体解释的啊,歌歌?”

 

“我解释他们也得听我解释啊,那群记者就是摆明了要搞事情,跟我说什么戒指戴在无名指上是和心脏相连,挂在脖子上有些不妥,我一个没稳住,就怼回去了。”

 

王凯一下子来了兴致,根据他对胡歌的了解,这人一向随和,通常用睿智化解尴尬,很少和媒体正面刚,看来这次真的被媒体气到了,王凯赶紧给胡歌顺毛,“你和这群记者生什么气,你就把他们说的话都当放屁算了,话说,你是怎么怼回去的啊?”

 

胡歌冷哼一声,挑了挑眉毛,“我和他们说,如果比和心脏的距离的话,你们不觉得我把戒指挂在脖子上更近更有诚意吗?一看你今天就没刷微博,【胡歌情话王】这个热门话题已经爆了好吗?我以为你一打电话就会跟我说这个事儿呢。”胡歌撇撇嘴。

 

其实他猜得没错,王凯的确没有刷微博,他拍了一天的雨戏,累到不想动弹,经纪人来找他也是跟他说跨界歌王还想请他上节目的事情,根本没时间刷微博,但王凯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废掉,于是在胡歌的注视下一脸坏笑地拿过旁边的平板电脑,带着【胡歌情话王】这个话题发了一条微博。

 

@王凯kkw:脖子当然要比无名指离心脏更近啦[爱心],以后咱们手上戴一个脖子上系一个[爱心]@胡歌

 

王凯这边刚点了发送,胡歌那边的特别关注就响起来了,他赶紧点开看,虽然刚发出去,但是转发和评论的数量已然十分庞大,胡歌看着这条微博,笑着截了图,对王凯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要是没有两枚戒指,唯你是问。”

 

“会的会的,一定会有的,我保证。”

 

王凯难得严肃,胡歌也就没再纠结这个话题,两人扯东扯西,聊着聊着胡歌就在电话那头睡着了,王凯关了视频通话,然后给胡苗发了微信,只有三个字——我参加。

 

王凯想,与其天天让媒体东猜西猜地找话题,还不如直接把事情定下来。

 

他欠胡歌一个交代。

 

他和胡歌,拍琅琊榜的时候初遇,拍伪装者时定情。当时的他只是凭空出现的一匹黑马,胡歌却是青年实力派演员,他俩义无反顾地公布恋情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倒贴胡歌,借着和胡歌的关系炒流量上位。王凯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难过的,而且他也清楚地知道,胡歌那么久不工作,其实也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不需要被说透了。

 

而王凯,也是真的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三个月后,跨界歌王第三季拉开帷幕。

 

王凯重回跨界歌王舞台,他嗓音本就得天独厚,低音炮撩的不要不要的,所以他一出现在舞台上,就引起了一众迷妹尖叫欢呼,他朝台下望了望,在那个指定的位置上发现了戴着鸭舌帽的胡歌,那人正仰起头看他,王凯安下心来,他握着话筒的手还是微微颤抖,额头也泌出汗来,但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了。

 

“大家好,我是演员王凯。”

 

“我今天带来的歌曲是《往后余生》,只为了我生命中那个特别又重要的胡先生。”

 

话音刚落,整个观众席都沸腾起来,胡歌身子一僵,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王凯执意让他来看这一场——这个场面、这首歌、舞台上唱歌的那个人,都是他的。

 

胡歌根本听不见王凯究竟唱了些什么,他鼻子很酸,眼眶瞬间红了,眼泪在眼眶里要落不落,他拼命忍耐想哭的冲动,可还是没敌过眼眶里越积越多的泪水,一滴滴泪珠接连不断地溢了出来。

 

等胡歌回过神来的时候,歌已经唱完了,灯光扫了过来,将他的模样照了个透亮,整个会场都是黑暗的,只有他和王凯闪闪发光,胡歌摘了帽子捂住嘴,直勾勾地盯着王凯看,那一瞬间,他觉得王凯就像一个天神,他站在台下仰视着王凯,泪眼模糊,他看不清王凯的表情,可胡歌猜,王凯一定哭了。

 

因为王凯接下来说出的话,也是一样的哽咽。

 

他说:“余生很长,请多指教。胡歌,我想和你结婚。”

 

粉丝集体尖叫,主持人也跟着起哄,胡歌心里清楚,他现在应该走上台去拥抱王凯,可不知怎么的,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直愣愣地盯着王凯看。台上的王凯也根本没比胡歌好到哪儿去,他紧张到发抖,胡歌还全然没有反应,王凯没有最慌,只有更慌。随后,他做了一件引发第四次全体尖叫的事情。

 

只见王凯走到舞台边上,“扑通”一下跳下舞台,评委席的各位同行纷纷站起来给他让路起哄,粉丝也纷纷为他开路,很快地,王凯走到胡歌面前。

 

王凯在胡歌面前站定,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诚恳道:“胡歌,我想和你结婚。你放心,我很清醒,也没发烧,我就是特别想和你结婚。我不想再和你绕来绕去了,我也不想再让媒体猜来猜去拉着我们炒冷饭,我想和你定下来了。”

 

“我之所以选这首歌,就是想告诉你,这首歌里包含了所有我想对你做的事以及我为你做过的事,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我们会有两枚戒指,无名指一枚,脖子挂着一枚,保证心心相印,一丁点的距离也不放过,我想和你生活,我的一切,都是你。”

 

“那么,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眼泪已经汹涌,两人对视着哭成泪人,胡歌想说愿意,可他嗓子里已经发不出声音,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俩,胡歌一把抱住王凯,拼尽全力亲吻他,似乎要将一生的力气用尽。现场掌声雷动,众人纷纷感动落泪,微博热搜爆炸瘫痪,胡歌和王凯的经纪公司在此之前都毫不知情,胡苗和蔡艺侬面对突如其来的公关工作,脑子都要炸开了。

 

可每个人都为他们由衷地感到高兴,为这场爱情感动。

 

这一路繁花,他和他终于等到了最终的归途。

 

 

胡歌和王凯的婚礼定在了9月9日,在一个小岛上,只请了亲人和关系好的朋友参加。9.9,取的是天长地久的意思。

 

两人穿着同款不同色的衣服,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交换誓言、捆绑一生。交换誓言的过程中,两人频频哽咽,王凯将戒指小心翼翼地套在胡歌手上,又取来一条银色项链,将最初那枚告白戒指系在了胡歌的脖颈上。

 

王凯:“我不知道婚姻是什么样的,可是我知道我爱你。”

 

胡歌也给王凯戴上了戒指,他系好王凯脖子上的项链后,锤了王凯肩膀一下,“从今以后,我就把自己托付给你了。”

 

海天一色,他们交换了一个动情的深吻,就此走过漫漫一生。

 

 

当晚,王凯发了一条正式宣布婚讯的微博。

 

@王凯kkw: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胡歌[婚礼亲吻.jpg]

 

随后,胡歌转发了这条微博。

 

@胡歌:余生请多多指教啦,凯哥[爱心]

-FIN-

评论(22)
热度(154)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