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不负【巍澜/洞房play】(上)

不负

*巨型OOC预警

 

*原著向扯证结婚

 

*激情码字两小时产物 文笔渣 人物崩坏 慎入

 

弃权声明:《镇魂》属于皮皮,巍澜属于他们彼此

 

(上)

 

大学路9号,特别调查处。

 

大庆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把自己盘在了楼梯扶手上,皮毛油光锃亮的肥猫,爪子一收托住硕大的猫脑袋,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耷拉着荡来荡去,眯眼盯着办公区的鸡飞狗跳。

 

特别调查处的各位刚刚搬到腐败的新办公室,除了吃饭睡觉地下室打牌外加捶林静之外,这群人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消遣,于是不约而同地盯上了院子里的那一片空地。

 

装修的时候没人想过院子里应该如何规划,因为意见太不统一,这群人纷纷占据一块地方,这就导致了后院什么东西都有,午休的时候从小阁楼往外一看,直叫人头大。就在今天,赵云澜站在窗前朝龙城大学看的时候,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决定在后院搞一些神奇的操作。这不,大尾巴狼赵处长刚说出“后院改造”四个字,办公室就炸开了锅。

 

林静:“要我说,咱们这院子里就应该种菩提树,菩提树多符合咱们特调处的气质,冬天挡风夏天乘凉,听说还能入药治胃病……”说着,假和尚转向了赵云澜,用一种讨好的目光盯着自己的上司,“你说好不好啊,赵处?”

 

“好你个大头鬼,你个假和尚少来我这儿拍马屁。”赵云澜大大咧咧地瘫在沙发上,毫不留情地将林静的提议扼杀了。

 

“就得听我的。”祝红迈着冷血动物的步伐一扭一扭地朝赵云澜去了,“要我说,咱们这后院就应该改成花园,种上一大片的蔷薇花,从楼上往下一看,多么赏心悦目,再说了,要是领导你哪天想在咱们办公室搞一个和沈老师求婚的操作,那多应景啊?”

 

求婚……赵云澜摸着下巴,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他和沈巍两个人站在院子里,微风拂面,空气中隐约带着点儿花香,他朝沈巍狡黠地眨眨眼睛,说:“我的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那人的眼眸就立刻升起一层含情的水气,他们在满院的蔷薇里接吻,一切水到渠成……然而我们的赵处长一想到这样的场景会被藏在暗处的N双眼睛窥探,瞬间不爽起来。可怜祝红这姑娘还没看出她领导脑子里的弯弯绕绕,上赶着撞上了枪口。

 

祝红:“到时候我们还可以跟你里应外合制定一个求婚计划,把沈老师骗进来,正式嫁入咱们特调处。”

 

一听里应外合,赵云澜火更大了,大手一挥冷面道:“不行!嫂子也是你们说算计就算计的吗?蔷薇也不能种!”

 

祝红翻了个白眼,一面冷哼一面小声说:“你就活该被压!”

 

赵云澜:“……”

 

他就应该研究研究蛇油膏的做法。

 

还没等赵云澜发作,大庆从楼梯扶手上跳下来,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十分明显的扑通声,猫毛满天飞,只见这只肥猫迈着完全不符合自己体型的步伐,从善如流地跳上了赵云澜的肚子,壮硕的臀部差点把自己的主人坐吐。

 

“死胖子,你是想一屁股把我坐死吗?”

 

大庆不以为意,甚至还不知死活地动了动自己的屁股,一边舔爪一边道:“要我说,你就把后院给我挖个池塘出来,里面养上鱼,先说好啊,我才不要傻乎乎的锦鲤呢,抓起来没意思,你给我养一些大草鱼,那抓起来多有劲,吃着也好吃!”

 

赵云澜看着大庆这副谄媚的嘴脸,大手一挥否决了这个死胖子的提议,并克扣了一个月的小鱼干,美其名曰给他减肥,预防肥胖综合症。大庆气的吹胡子瞪眼,伸爪就要去抓赵云澜,然而此猫终究是太过肥胖导致行动不便,整只猫被赵云澜禁锢在怀里,大庆面如死灰地被撸了个遍,然后他就听见大尾巴狼轻飘飘丢出一句——“后院那么旷,就改成菜园子吧,种点菜当满勤奖了。”

 

众人还没从这诡异的“满勤奖”中回过神来,赵处长就把怀里的猫往地上一丢,在众人愤恨的目光里伸着懒腰钻进了温暖巢穴小阁楼。

 

沈巍就是在这个时候推开了特调处的门。

 

此时太阳已经微微偏西,但却不冷,他从学校溜达着过来也不过几分钟,只是今日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学生耽误了些许时间,那名学生向他请教了点学术问题,虽说大街上车水马龙过于喧嚣,但沈老师还是不好拂了学生的意思,将问题讲了个明白透彻后才拎着包走进特调处。

 

自从赵云澜不四处鬼混之后,特调处全体人员人手一份沈老师的课表,每天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他把死宅赵云澜领走,走的越远越好。因为沈老师一来,立马能把领导带走,领导一走,也就意味着大家又能提早下班了。

 

一进门,沈巍就被“沈老师好”N重唱冲了遍脑子,起先沈巍还是不大习惯这种热切的欢迎方式,这群人盯着他的目光活像饿了三天的狗见了肉骨头,可久而久之沈巍也就习惯了,连带着自己身上也多了些许烟火气。往日沈巍推门进来的时候,这群人通常都是不务正业的,可今天他推门进来,发现一屋子的人非但没有发呆的发呆、网购的网购、虐狗的虐狗,反而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沈巍,表情愤懑,拳头捏得死紧。

 

都不用细想,一看就是赵云澜气死综合征,沈巍和此病魔斗争多时,早就做到了佛系应对,自动疏气。

 

沈巍和众人笑着打过招呼,正要往楼上走的时候,忽然被祝红神秘兮兮地拉到了一边。

 

祝红这姑娘向来耿直,也就不和沈巍拐弯抹角,压低了声音道:“沈老师,我们领导想跟你求婚。”

 

沈巍:???

 

沈巍:!!!

 

震惊两个字都被沈巍写在了脸上,祝红看准时机又补了一枪,“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他怕被你发现,连我要在院子里种蔷薇这件事都给否决了!”

 

“多谢。”沈巍迅速调整好脸上的表情,上楼去了,楼梯没有多高,沈巍身高腿长,很快就走到了休息室门口。斩魂使忍了这许久的光阴,今日骤然于祝红之口听见了这样一件事,在外人眼前还能装作平静,可一想到要面对赵云澜,沈巍的那颗心就快要飞出去了。食髓知味,同赵云澜相处了这么久的光阴之后再重拾克制二字虽说艰难,但沈巍于此道上也是修炼万年,很快调整好心绪,轻轻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只见半眯着眼睛的赵云澜躺在沙发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手指还夹在书页里,睡得并不沉。沈巍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俯身轻轻地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赵云澜并没睡着,他变本加厉地加深了这个吻,心满意足地在沈老师柔软的嘴唇上舔了一溜够,眼皮也不抬,懒洋洋地说:“你下课了?”

 

沈巍应了一声,伸手托住他的上身将赵云澜抱了起来,自己靠着对方坐下:“今天来的晚了一些,路上遇见了一个学生,讨论了点问题。”

 

“哦?是女学生吧?”赵云澜伸了个懒腰,把整个身体都挂在了沈巍身上,漆黑的眼珠里睡意全无,目光灼灼地盯着沈巍的喉结看。

 

“你吃醋了?”沈巍反问,他明知道赵云澜一定会借坡下驴,可斩魂使大人还是好奇自己家这位鬼见愁能说出什么鬼话来。

 

赵云澜同志果然不负期望,他伸手抱住沈巍的腰,换了一种闷闷的声线,“是啊,吃了大醋,都够做西湖醋鱼了,我真恨不得让三界上下百万生灵知道,你沈巍究竟是谁的老婆。”

 

沈巍:“……那恐怕不行。”

 

赵云澜:“你一定是不爱我了!你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不是说好了可以让我占嘴上便宜的吗?!”

 

沈巍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别撒娇了,你想怎样都可以。”

 

话音刚落,赵云澜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贴在沈巍耳边一通乱叫,什么媳妇老婆小美人都被他叫了一溜够,沈巍还十分宠溺的一一应了,两人在休息室油腻了一会儿,终于在办公室各位成员的目光中拎包回家,他俩前脚刚走,其他人后脚就欢呼着提前下班了。

 

特别调查处一日又一日的鸡飞狗跳,转眼就到了年底。

 

临近学期末,沈巍学校里的事也多了起来,近来更是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也就有好几天没能到特调处接赵云澜下班,特调处众人也就再没享受过提前下班的福利,每日都哭丧着脸捏着课程表等待沈教授的到来。

 

这一日,赵云澜又收到了沈巍的短信,内容十分简短——今晚加班,你先回家,可以一起吃晚饭,巍。

 

原本赵云澜是不会那么听话的,他赵处长在外面鬼混的这些年可谓是风生水起,变成死宅之后他也就很少体验那种遍地姐夫喝大酒的日子,有些时候酒瘾上来了难免有些心痒,大尾巴狼赵云澜也不是没在沈巍加班的日子偷酒喝,然而太浪了导致胃病发作,惹得沈巍好几天都没给他好脸色,赵云澜付出了腰肌劳损的代价才把人哄好。

 

至此,赵云澜再也不敢借着沈巍加班的日子出去浪了,下班后,他乖乖开车回家,刚打开门进了玄关,赵云澜就有一种走错门的错觉。

 

家还是他的家,只是铺天盖地的红闯进了眼里。大婚时节的火红颜色让赵云澜心跳都慢了半拍,他鞋也来不及换,喊着沈巍的名字风风火火地闯进屋里,终于在卧室找到了他。

 

卧室也是一片火红,两人的床被红色的床幔包裹着,床上坐着一个人,那人身量修长一身红衣,脸被一块半透明的红色喜帕遮挡着,如墨的乌黑长发瀑布一般铺了满床,赵云澜咽了口口水,一步一挪地走过去,把手放在了喜帕上。

 

那人顺从地抬头,喜帕下黑色的瞳仁似乎也起了火,好一个目光灼灼。沈巍这幅样子就快让赵云澜心脏骤停,可他还觉得不够,红衣长发的斩魂使抬手抚了抚赵云澜微颤的手背,道:“你说过的,要让三界上下百万生灵都知道我沈巍到底是谁的老婆。”

 

“现在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昆仑君,你娶是不娶?”

 

-TBC-

 

 不逆cp,激情码字两小时,我去喝个肾宝,明天开车,嘻嘻嘻

 

 

 

 

评论(54)
热度(1262)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