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朝朝.leo

这里只是小红豆的妈妈👩
约商稿请私信,微博@疯狗比一样的红豆他妈哦

至于其他,见置顶🔝

暗涌【巍澜/民国ABO】(01)

暗涌

 

*民国ABO

 

*双A双黑夫夫预警

 

*全文胡扯 文笔渣 慎入

 

 

1937年夏,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全面侵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此战端一开,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①

 

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01

 

1939年,上海。

 

这一年的冬日格外的长,明明已经快到新岁除夕,这座城市却依旧没能等来和煦的暖阳。寒风凛冽,呵出的热气打在帽檐上都能能瞬间将睫毛冻结的天气里,上海终于迎来了战火纷飞的团圆夜。

 

南京已经彻底死去,上海却是一具行尸走肉。它依旧繁华如昨——十里洋场,灯红酒绿,大上海里莺歌燕舞衣香鬓影。即使是除夕夜,来大上海寻欢作乐的人也不少,歌女明艳妩媚,顾盼生姿地在舞台上吟唱着新作的艳曲,人们在这里耗费着每一时每一刻的快乐,极尽奢靡,却又彼此心照不宣。

 

上海已经沦为一座孤岛。

 

而孤岛里的人还在苟延残喘。

 

一曲唱罢,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赵云澜端起小几上的酒杯轻抿一口,酒杯还没被他再次放到小几上,身旁就坐下来一个黑黢黢的人。

 

是楚恕之。

 

楚恕之几乎把自己裹进了黑色里,一件长过膝盖的黑色大衣把扣子系的严丝合缝,黑色围巾又将露出来的脖颈捂了个严严实实,好容易能露出一张脸,这人偏偏戴了一顶圆帽,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除夕快乐。”赵云澜并不诧异对方这样的打扮,他大大咧咧地往后一靠,招来了一旁随侍的服务生,“给这位先生也倒一杯吧,另外,把这束花送到后台,这是我专门送给红玫瑰小姐的。”服务生顺着赵云澜的手势看过去,果然在一旁空着的座位上看见一束用钞票叠的玫瑰花,俗气透顶。

 

这大上海的舞女歌女向来受权贵们追捧,服务生对这种财大气粗的色狼也是司空见惯,可今天实在不巧,红玫瑰小姐的时间全被新政府一位名叫黄乐的高官买去了,本着不能得罪高官的道理,服务生向赵云澜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先生,红玫瑰小姐今晚的时间全都被新政府特别行动处的黄处长预定了。”

 

赵云澜一笑,“谁说我这束花买的是时间了?我只是喜欢她今晚唱的歌罢了,照送。”

 

服务生松了口气,恭恭敬敬地拿了花走了。服务生一走,楚恕之才终于出声,只见这位从头黑到脚的男人冷哼一声,不屑地开了口:“我说赵云澜,这除夕夜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好好在家里过个年不行吗?”

 

赵云澜随即一笑,摸了摸胡子,道:“年照过,所以老楚,为了好好吃个年夜饭,你也就别和我废话了,对表。”

 

“对表??”楚恕之一下子拔高了音量,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妥,他往赵云澜那里挪了挪,贴近了压低声音道:“赵云澜你疯了吗?有行动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我们根本没制定行动计划,我建议今晚行动取消。”

 

赵云澜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他难得严肃,此刻拉下脸来更是让楚恕之有些无法适从。“你是组长还是我是组长?”赵云澜一把拉过楚恕之的手,从风衣的袖口将楚恕之的腕表掏了出来。

 

“对表。”

 

楚恕之无奈,只能先和赵云澜对表。根本不用看对方的表情,赵云澜从这人周身散发出的气息都能感觉到楚恕之在生气,他也懒得解释,对好表后开门见山道:“今晚我们的目标是黄乐,就是观众席第一排的那个谢顶猥琐男。”

 

楚恕之顺着赵云澜的目光望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油腻的中年谢顶男,那黄乐正直勾勾地盯着台上的舞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楚恕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厌恶之情横生,一丝冷香露了出来,他又没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

 

“收好你的味道。”赵云澜松开了捏着楚恕之手腕的手,“这个世界上Ⅰ型Alpha信息素可是很稀缺的,我可不想被你的信息素冲个头昏脑涨。”

 

楚恕之是一个十分健壮的Alpha,在这个世界上,Alpha肌肉发达,反应迅速,聪慧机敏,强健有力,占主导者的地位。而拥有Ⅰ型Alpha信息素的人更是强者中的强者,根据不完全统计,大概1000个Alpha中只有一人能拥有Ⅰ型信息素,若是Ⅰ型信息素的Alpha组一支战队,战场上只拼信息素就能把普通战队的战士干翻。

 

楚恕之很快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赵云澜这才将本次行动的计划和盘托出。

 

赵云澜:“现在是晚上7点15分,还有15分钟大上海的第一场表演结束,黄乐已经买了红玫瑰今晚的时间,7点30分他一定会到二楼的包房去办正事,红玫瑰那里我已经部署了祝红,大上海的歌女每天把自己的脸用铅粉糊成了女鬼,祝红刻意装扮一下,就能成功混到包房里刺杀黄乐,而我要做的就是帮助祝红解决包间外的保镖,7点30分你进入戒备状态,楼上枪声一响,你马上把黄乐留在舞厅的其他人做掉,明白吗?”

 

“明白了。”楚恕之点点头,然后不由自主地将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口袋里的手枪。台上的舞女们一曲又一曲的跳,很快就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果然如赵云澜预想的那样,黄乐起身往二楼的包房走去,身后跟着十几个黑衣保镖。

 

楚恕之和赵云澜交换了一个眼神,前者微微点了点头,赵云澜也就不再有顾虑,从后台绕了出去,潜伏在二楼走廊的尽头。

 

黄乐是上海出了名的色狼流氓,他有权有势,仗着自己的地位做了不少逼良为娼的事情,可这并不是赵云澜想要杀他的目的,别看黄乐满脑子装的都是风月场上的荒唐事,他的手里可是新政府的特别行动处,折了一个处长,也够新政府头疼一阵的。

 

黄乐满心都是自己刚刚花钱请来的大美人红玫瑰,他还算是个灵活的胖子,此时此刻他哼着小曲,打开了客房的门。精心修饰过的祝红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她穿着一身黑底绣牡丹花的旗袍,将本就姣好的身材勾勒的更加性感,女人慵懒地靠在门框,眼睛一挑,黄乐的魂儿都被勾走了。

 

黄乐搓着手,笑眯眯地对倚在门框上的美人道:“例行检查,我的人想搜查一下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武器。”

 

一听这话,祝红拉下脸来,秀气的眉毛一皱,整个人就是一副美人嗔怒图。黄乐这个老色狼哪里受得住这个,当时心绪就有些动摇,偏偏祝红再接再厉,魅惑地开口了——“搜身可以,不过比起他们,我更希望您亲自搜……”

 

黄乐只觉一股火气往下腹冲,他着急地赶走身旁的手下。“你们都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来。”说罢,这个老色鬼就被祝红牵着衣领拉进了包房里。

 

大上海为客人准备的包房向来体贴周到,一关上门,黄乐就控制不住心里的那股邪火了,他几乎要贴在祝红身上,一双眼睛色眯眯地瞟了又瞟,油腻的咸猪手顺着旗袍的腰线一路向下,祝红表面应承着,手却慢慢伸到了旗袍的开叉处,她在那里藏了一柄匕首,可怜的老色鬼丝毫没注意到身边美人的表情变化,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就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脖颈处。

 

黄乐就像一滩呕吐物一般滑了下去,他张嘴说了好几个“你”字,可你了半天什么都没你出来,祝红见黄乐没有什么行动能力了,便去掏这人外套里的枪,不掏还好,她刚摸进黄乐的口袋,黄乐便使尽最后的力气抱住祝红的小腿,吼了一声“来人”。

 

包房的门被粗暴地踢开了,祝红扣动扳机对着黄乐就是一枪,随后她闪身躲在了雕花的床柱后面,冲进来的保镖胡乱开着枪,潜伏在走廊尽头的赵云澜突然现身,他和祝红原本就是配合的天衣无缝的生死搭档,此刻更是有十足的默契,只见赵云澜一面开枪一面往包房里冲,一个保镖将枪口对准了祝红的后脑,赵云澜赶紧补了一枪,解除了危机。

 

祝红感激地看了赵云澜一眼,楼上的人几乎都被他们解决了,赵云澜走向祝红,随后他脱下了自己的大衣披在了祝红身上,两人正要走,赵云澜脚边一个苟延残喘的保镖突然发难,他从自己的袖子里摸出一把匕首,祝红只觉得有些不对,刚要大呼“不好”,那把匕首已经向赵云澜的腿部挥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云澜照着那人的头就是一枪,可锋利的匕首还是划开了赵云澜的腿,血流如注,赵云澜也顾不得其他,拉起祝红就从二楼的窗户跳了出去。

 

再说楚恕之这边,楼上的枪声一响,整个大上海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客人们四处逃窜,舞厅里留守的保镖下意识就往楼上冲,楚恕之压低帽子冲了出去,他双手拿枪,发发命中,将楼下的杂鱼清了个干净,随即离开了大上海,准备回据点等待赵云澜和祝红。

 

做他们这一行的,往往都是各自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就无需多事,为了防止暴露也是各走各的,计划里不做接应安排也就真的不去接应了。赵云澜的腿伤的不算轻,枪战之后警署在第一时间调了警力过来,若是两个人一起逃,目标实在太大,藏匿也十分困难。

 

赵云澜解下自己的领带把伤处包了起来,他打了一个十分紧的结,对祝红说了一句“分头跑”便不顾对方的劝阻一瘸一拐地往一条巷子里走去,祝红知道自己拗不过赵云澜,也就不再耗费时间,转身消失在了另一条巷子里。

 

除夕夜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街灯拉长了赵云澜的影子,他行动不便,也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自己究竟流了多少血,此时的他需要一个藏身之所,赵云澜低着头不管不顾地往巷子的黑暗处冲,突然撞上了一个人。

 

“对不住,对不住。”赵云澜这样嘀咕着,头也不回地就想跑,却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这人手劲出奇的大,赵云澜使劲挣了挣也无法挣脱,他只得抬起头看看这个把自己拉住的人究竟长什么样,没成想,他一抬头就望进了一双幽深的眼眸,拉住他的男人穿着素色长衫,脸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看着像一个读书人。

 

赵云澜正想厉声让这人放开自己,就听见又低又磁的声音说:“你受伤了?”

 

赵云澜心说“我没空搭理你”,他正想瞪这人一眼,便听见他又说:“你别担心,我是医生,对血腥味儿很敏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旁边就是我的诊所,我给你治伤。”

 

赵云澜往旁边望去,便看见一家挂牌诊所,木制的牌子简简单单地写着“沈巍康复诊所”几个字,失血已经让赵云澜有些神志不清,他也明白,若是不处理伤口,他也跑不了多久了。于是赵云澜点点头,男人便拉着他的手腕一把将他拉进了自己怀里,他扶着赵云澜的肩膀推开诊所的门,赵云澜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鼻尖萦绕着一股肉桂掺了薄荷的味道。

 

他真是撞了大运了,赵云澜没头没脑地想。

 

又是Ⅰ型Alpha信息素。

-TBC-

①蒋介石《抗日宣言》

开坑了,各位镇魂姐妹看文可以直接订阅巍澜《暗涌》,不用非得关注我,我墙头太多都用同一个号刷,怕辣了各位姐妹的眼睛。

一定要记得本文是双A哦,赵云澜也是Alpha!关于ABO有私设,有原创人物,注意避雷。

就这样,啾咪w

评论(19)
热度(125)

© 莫朝朝.leo | Powered by LOFTER